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四百一十五话 天空中的树

          小说: 极品灵道 作者: 弦情野月 更新时间:2018-10-23 23:09:36 字数:3169 阅读进度:420/451

          浓重的黑暗,让张月感觉自己被镶嵌进地?#23383;?#20013;,周围都是坚硬的石块,挤压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肉。这不是幻境,这是真实的领域,是穷奇用妖力创造的一个世界,身为创世者,他有绝对的掌控力,在这片黑暗中,他便是王者。张月要么选择?#25380;?#35201;么揭竿而起。

          猩红色的光在黑暗中亮起,穷奇的身影缓缓浮现,比起先前似乎苍老一些,身上散发着腐朽的气息,那是被岁月磨砺后的病,治不了的病。穷奇步步逼近,巨大的头颅凑了上来,猩红色长舌在尖牙间添了添,一股血腥味儿喷出,“我已经活了数千年,生命力无时无刻都在消逝,这次好不容易吞了一些不错的食粮,续了千年的命,甚至回到了巅峰。你,竟然敢吞噬我的生命!很好,很好,非常好,那些诡异的花,?#19968;?#26159;第一次见,吞噬力连我都挡不住,那如果?#37326;?#20320;给吞了,说不定就能补偿我今天的损失,甚至收货得更多。所以,做好准备了吗?”

          张月笑了笑,?#26263;比唬 ?/p>

          看着那笑容,穷奇下意识地感到不对劲儿,犹豫?#22235;?#20040;一瞬,他便感到领域遭到了巨大的冲击。黑暗之外,一个人形的黑白战甲,宛如炮弹般撞了上来,手中的双刀刺破了黑暗,一缕缕光从裂缝中透了进来,将黑暗消融。张月身体一轻,迅速后退,和战甲融为一体。张月现在用着?#23601;?#30340;身体,导致战甲也发生了些许变化,黑白色中多出一道道血色的花纹,看上去有一丝妖艳的美?#23567;?/p>

          张月撤掉双刀,挥舞树藤,凝成一把血色长镰,镰刃上的血光最盛,好似有血液要滴落一般,“来,我准备好了,我们再打过。”张月笑着。

          穷奇浑身绷紧,肌肉鼓起,青筋蠕动,丝丝缕缕的血气从体内渗出,冲天而起,?#21697;?#28779;狼烟一般,穷奇不再多言,多次被挑衅,满腔的怒火,只能?#31354;?#26007;来发泄,他仰头长啸,喷出黑色吐息,追着张月横扫而去。张月踩着风火,飞速逃离,那黑色的气息,他一点也不想沾染上,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封印力,就像先前的黑暗领域一样。

          张月脚点虚空,几个起落,便将这黑暗吐息?#23545;?#29993;开,手中长镰趁着穷奇余劲未消,猛地一挥,血色的光刃划破虚空,瞬息而至。穷奇看着那血色,如同见鬼,闪身避开,背上双翼疯狂拍动,射出无数道黑色羽毛,将虚空射的千疮百?#20303;?#24352;月灵魂力施放,从缝隙中找到了一条路,身形闪转腾挪,同时不断挥动镰刀,红色光刃雨点洒出,逼迫穷奇退后。

          最擅长近身肉搏的穷奇,此刻却被逼的不得不远程对轰,?#21069;?#34880;色长镰让他不敢硬碰硬,自?#33322;?#21018;不坏的肉身根本挡不住那诡异的吞噬力,他已经老了,越老就?#33050;?#27515;,战斗中也放不开手脚。

          张月也不敢上前,穷奇害怕他的长镰,他同样害怕穷奇的黑暗妖力,再一次被拉进领域中,他可能就?#30828;?#20986;来了。

          ……

          妖军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颜夕单手拖着一头孔雀尸体,地上紫色的血液划出一道长长的路,孔雀原本璀璨的羽毛变得黯淡,腹部有一个巨大的血洞,内脏从其中用了出来。

          颜夕身上金焰燃烧,将污血焚尽,一步一步向妖军深处逼近,没有妖敢站在她面前,?#36861;?#36991;让开来,直到那团黑雾降临,才让颜夕停下了脚步。

          “我以前没有见过你。你是谁?”黑雾涌动,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形态,时而像人,时而像妖,虚虚实实,分不清真假。

          颜夕没有离他,拖着孔雀的?#27835;?#24494;用力,体内的异灵涌进孔雀的尸身,只见一缕缕金光从孔雀体内透出,最后遍布全身,待得金光消散,孔雀的尸身也不见了。颜夕甩手,一柄刻刀在指尖掠动,地面无故多出几道裂痕,大片妖军被刀气砍得四分五裂,生生清出一片空地。

          黑雾的形状变化总算定格下来,一道人影从其中缓缓走出,?#32929;?#24471;和颜夕一模一样,就连气息也无法?#30452;穡?#30475;来你是个疯子,?#23884;愿斗?#23376;最好的办法,就是变成疯子!”

          战场上出现了两道金光。

          当那股气息出现时,镜司众人都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哪怕是身在战斗中。

          “怎么回事??两个小夕??”小姨撞开空间,瞬移到另一边,?#23545;?#22320;看着那战场上那两道冲霄的金光,一时间就连她也分不清真假。恍惚间,脸侧一阵阴风吹过,小姨连忙避开,脸上依旧被划出一道豁口,一只赤红色的猛兽狞笑着看着她,浑身犹如玛瑙,身后生着三?#30149;?/p>

          小姨连连后退,抹掉脸上的血迹,神色阴冷,“狰!”

          “战斗的时候?#20013;目?#26159;很麻烦的。”狰添了添爪子,上面沾着小姨的血。

          “你说得对。”小姨目光渐渐沉凝,掌心间绽放的黑光好似闪电。

          而另一边,真正的?#20570;?#27491;在猛烈地轰击着。老庄身处在?#33258;?#20043;中,浑身密布雷光,手持一方雷印,对着地面一顿狂轰滥炸。无数道?#20570;?#21128;落,撕裂大地,从裂缝中激荡出更多的雷光,向四周蔓延,不一会儿一片雷海便淹没这一块区域,数不清的妖在雷光中神形俱灭。

          狻猊穿梭在雷光中,身上密布着鳞片,将?#20570;?#25377;开,勉强能扛住,却也没有办法移动,他和老庄正在酣战,谁想这?#19968;?#31361;然爆发,来这一通轰炸,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没能逃出这雷海的范围。

          老庄手持着雷印,目光却落在另一边小姨的战斗上,她脸上那道豁口还在淌血,让她整张脸看上去显得有些脏。老庄握着雷印的手不由得用力了几分,落下的?#20570;?#20063;更加粗大了。

          奶妈和兔子也突然凌厉了起来,颜夕和张月两人的变化,都让她们感到了压力,一下子攻势都变得凌厉起来,甚至开始扛着伤害硬上。

          ……

          张月依旧不紧不慢地和穷奇放风筝,不断地用远程攻击和穷奇对轰,天空之间,炸开一个个冲击波,将他们的距离越冲越远。

          颜夕那边的情况,张月?#27604;?#28165;楚,在灵魂力的注视,真假颜夕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但他看到了更让他惊讶的事情。黑雾幻化成的颜夕,有着和颜夕一模一样的战力,简单来说,现在这两个颜夕对战,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神仙打架。

          穷奇撕裂张月挥来的光刃,攒射出无数黑羽,狰狞地笑道:“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吧?”

          张月皱了皱?#36857;?#36805;速后退,长镰挥舞,将黑羽全部挡开,“你废话真多。”

          “那是混沌,?#23884;?#24565;凝聚出来的?#27835;錚?#38750;人非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恶的另一面。他永远不会失败,因为他的战斗力取决于他的?#33125;恕?#23545;了,他是不会累的,但你的朋友似乎不是。”穷奇狞笑着,攻势愈发凶狠,肆意狂妄地挥洒着妖力,黑暗领域张开,像一个巨大的嘴,要将张月吞噬。

          张月脸色微变,连忙想后退去,谁想穷奇突然加速,这领域中就是把他吞了进去。张月被黑暗笼罩,浑身不能动弹,体内的异灵也受到了压制,彻底成了待宰的羔羊。

          “哈哈哈哈!这?#33268;?#24736;悠的战斗是不是很舒服啊?一旦习惯了,突然加速,你可就?#20174;?#19981;过来了。不过,应该也有被你朋友影响的原因吧?”穷奇添着嘴唇,缓步靠近。

          “怎么会被影响呢?我从来都相信她的。而且,只要我过去了,那个什么混沌,我吊起?#21019;頡!?#24352;月笑道。

          穷奇脸色微变,张月的声音变了。现在张月用着?#23601;?#30340;身体,发出来的声音也是?#23601;?#30340;声音,但现在却变成?#35828;?#27785;的?#29481;?#31351;奇暗道?#24187;睿?#19981;敢再耽搁时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把张月吞掉,只见铠甲面具上亮起一黑一白两道光,凝为一点射在穷奇眉心。

          “吼!”穷奇往后仰去,头疼欲裂,黑暗领域受到影响,只听?#38738;?#19968;声,一根粗大的树藤从裂痕中伸出,直接穿透了穷奇的身体,将其紧紧缠住,上面绽放的血色花瓣紧紧扎进皮肉里,疯狂吞噬他的生命力。

          ?#23601;?#37325;新掌握了她的身体,在领域外发动了这致命的一击。

          张月浑身一轻,不等穷奇从剧痛中回过神来,鬼刀落在手中,扬手一挥,封禁了他的生命。?#23601;?#29577;手一拍,又一根树藤伸出,扎进穷奇的身体。只见天空中,一颗巨大的树藤迅速生长,开满了血色的花朵,最后扎根在天空中,被云雾缭绕着,在树干中央,露出了一个森白色的头骨。

          张月看向?#23601;罰?#21521;她竖了个大?#31895;浮?/p>

          “别浪费时间了,小夕那边需要我们。”?#23601;反?#30528;粗气,上前?#30446;?#24352;月的手,说道。

          “你休息一会儿,剩下的我来就好!”张月扶着摇摇欲坠的?#23601;貳?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