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510章 血症

          小说: 刑名师爷 作者: 沐轶 更新时间:2015-02-23 04:35:12 字数:6397 阅读进度:512/587

          左佳音心急如焚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见孟天楚过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孟天楚见左佳音很少这样六神无主过知道事情不定不妙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走到左佳音身边道:“佳音这么急把我从衙门?#19968;?#26469;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左佳音将孟天楚的手拉住然后走出门去小心将门关上走到一个角落处这才低声说道:“天楚不知道为什么殷姑娘她……”

          孟天楚:“她这么啦?”

          左佳音:“她为什么一直流血不止呢?#19968;?#20174;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事情是不是那个弄伤她的?#35828;?#19978;涂抹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孟天楚不解道:“不是屠龙说伤口虽然很深但已经没有留血了啊?而且都这么长的时间了你这么才告诉我?”

          左佳音:“昨天现的时候她的伤口是没有流血?#35828;?#26089;上我去看她的时候现她居然烧了而?#30097;?#24471;很厉害不禁如此之前包扎好的伤口竟然?#24613;?#34880;水给浸湿了虽然流血不多但却一直止不住。”

          孟天楚有种不好的预?#24515;?#36947;是……不会的他安慰自己殷素素在殷?#30097;?#23528;做寨主这么多年不可能一次伤都没有受过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如果有过一次受伤那么她的家人就知道这个情况想到这里孟天楚赶紧对左佳音说道:“你赶紧派人去殷?#30097;?#23528;将殷姑娘的情况说一下然后我去找那个小四。就是他捅伤殷姑娘的。”

          左佳音:“不是说不让殷家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孟天楚:“现在情况有变顾不得这些了救殷姑娘地命要紧快去吧。”

          左佳音赶紧找人去了孟天楚叫来柴猛让他到牢房将小四提出来自己则带着柳儿姑娘来到殷姑娘的房间只见殷姑娘果然脸都烧的红扑?#35828;?#20102;。大腿上绑着的纱布又已经被血水浸湿了大片。

          柳儿走到殷素素身边摸了摸殷素素的额头焦急地说道:“大人要赶紧为姑娘降温她这样会烧?#30340;?#23376;的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呢?”

          柳儿边说边?#25226;?#39711;端来冷水和毛巾见孟天楚一脸凝重地站在一旁看着殷素素。便走上前去劝慰道:“大人您也别着急兴许三夫人知道是这么回事情柳儿也是瞎找急。”

          孟天楚:“佳音也和你一样慌了你们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更是茫然了柳儿你难道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地病例吗?”

          柳儿看着孟天楚焦急的样子犹豫地说道:“柳儿和爷爷也没有学过几年知之甚少。”

          孟天楚怅然所失地站起身来。道:“这可这么是好?你知道在我们杭州府有没有好有些名医?”

          柳儿:“赛华佗。”

          孟天楚:“你赶紧去找他来看看。”

          柳儿:“三夫人已经让人去叫了。”

          孟天楚看着昏睡不醒的殷素素内心愧疚之极这时晓?#23548;?#21254;匆地走了进来道:“天楚我听说师傅?#22993;?#26377;醒怎么会这样?”

          孟天楚示意晓诺声音小一些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和你师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你有没有现你师傅最近身体有什么不好?”

          晓诺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师傅身体一直挺好的。”

          孟天楚想了想道:“有没有觉得她很容易就觉得累呢?”

          晓诺?#20102;?#20102;半天道:“?#23391;?#27809;?#23567;!?/p>

          孟天楚急了。道:“你这么什么都不知道?”

          晓诺委屈地看着孟天楚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嘛师傅这么好强的人就算是有什么不舒服也不告诉我地。”

          孟天楚:“你就是凡事太粗心了。”

          晓诺从来没有见孟天楚对自己这么厉害过想到师傅的伤也是因为孟天楚才受的所以也知道孟天楚心情不好不敢辩嘴。只好不吭声了。

          柳儿一旁劝解道:“六夫人其实想着殷姑娘功夫那么好。这么也不会有什么病痛而且……”

          晓诺正委屈着找不到人撒气。见柳儿这么说并不领情觉得孟天楚当着一个下人让自己难堪了便冲着柳儿说道:“谁要你这个下人在这里讨好卖乖的。”

          柳儿一下噎住弄得尴尬之极孟天楚指着晓诺道:“你帮不上什么忙你就去睡觉反正你除了睡觉也做不了什么家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忙的脚不沾地就只?#24515;?#20048;的清闲去吧。”

          晓?#23548;?#23391;天楚为一个下人?#19981;?#39039;时恼?#35828;潰骸?#23391;天楚你这么说话的呢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不于你吵但你不至于为了一个下人……”

          孟天楚忿然地打断晓诺的话道:“不要动不动地就在我面前说什么下人不下?#35828;?#20320;说谁呢?我吗?”

          柳儿见孟天楚和晓诺吵了起来自己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一旁站着不知如何是好。我&看书斋

          正好这个时候飞燕搀扶着夏凤仪走了过来孟天楚见她们来了便不说话了阴沉着脸走到夏凤仪身边低声说道:“明天你才足月你下地做什么?”

          夏凤仪?#23545;?#22320;就听见了孟天楚和晓诺地声音见孟天楚阴沉着脸假意装作不知道笑着说道:“听说殷姑娘的病情?#29616;?#20102;我这么还有心思躺在床上所以过来看看。”

          孟天楚扶着夏凤仪走到殷素素身边道:“凤仪你看这是这么回事情我也一点底儿都没?#23567;?#27575;姑娘是因为我她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这么想殷家五百多号人交代呢?”

          夏凤仪握着孟天楚的手微笑着说道:“不要担心郎?#26032;?#19978;就来了。”

          柳儿见丫鬟端着盆子和帕子进来了?#27809;?#35201;走孟天楚眼尖。道:“柳儿你是这里唯一一个可以照料殷姑娘的人佳音?#21482;姑?#26377;回来你留下来照顾她吧。”

          柳儿胆怯地看了晓诺一眼犹豫道:“奴?#20928;?#26159;……”

          夏凤仪对柳儿说道:“天楚说的没有错你还是留下来照顾殷姑娘吧麻烦你了。柳

          柳儿这才赶紧走到殷素素身边从盆子里将帕子拧干然后轻轻地放在殷素素地额头上降温。

          晓诺在一旁讨了个没趣见谁也不搭理自?#33322;?#19968;跺拂袖而去。

          等晓诺走了孟天楚将夏凤仪扶着坐到椅子上夏凤仪这才轻声说道:“这么和晓诺怄气呢她并没有错。”

          孟天楚:“她没有错的话你这么?#22836;?#29141;都不理她?”

          夏凤仪笑?#35828;潰骸?#22905;也是着急。在这个气头上你们的脾气都很倔我?#22836;?#29141;为什么要用自己地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啊。”

          孟天楚:“我就最不?#19981;?#22905;动不动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主子模样以为天下除了万岁爷便就是她晓诺最大了。”

          夏凤仪:“好了好了小心让她听见了又该多心了其实她已经不错了。从前谁愿意娶一个公主为妻说的好是当了驸马爷?#23548;?#19978;谁不知道进了这个门儿就要受公主一辈子地气不过晓诺已经很好了。心地善良为人和气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大家地心情都不好所以才……”

          左佳音带着一个白苍苍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见了孟天楚先是躬身施礼左佳音赶紧介绍:“天楚这位便是赛华佗了。”

          孟天楚赶紧起身施礼。道:“还请神医赶紧给殷姑娘看看。”

          赛华佗面色红润。身板硬朗一看就是平日里十分注重保养的人。

          赛华佗微笑着坐在殷素素的床边。道:“?#22836;?#23558;蚊帐掀起老夫要看看殷姑娘的眼睛和面容不知道知府大人可否?”

          孟天楚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35828;潰骸?#21487;以可以赶紧的。==”

          一旁地丫鬟赶紧将蚊帐挂起赛华佗起身将殷素素地眼睛翻开看了看然后摸了摸额头看了看腿上地伤口犹豫了一下拿起殷素素的手把脉过后离开了床边左佳音赶紧请赛华佗坐在桌前孟天楚道:“神医怎么样?”

          赛华佗表情十分沉重道:“我行医五十余载只碰上过两个这样地病人。”

          孟天楚明显感觉到了事态的?#29616;?#24615;急切地问道:“神医很?#29616;?#21527;?”

          赛华佗点?#35828;?#22836;道:“是非常?#29616;亍!?/p>

          孟天楚急?#35828;潰骸?#37027;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救她啊。”

          左佳音:“天楚刚才我在门口接神医的时候已经和他商量过殷姑娘的病情你耐心听神医讲完。”

          孟天楚:“?#20154;?#35762;完殷姑娘就剩下半条命了。”

          赛华佗慢吞吞地说道:“她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孟天楚一听愕然这时柴猛将小四带了过来小四见孟天楚忿然地看着自己吓得跪都软了。

          孟天楚冲上前去揪住小四的衣领大声说道:“你究竟用什么刀捅了殷姑娘快说?”

          赛华佗起身说道:“知府大人不是他刀的问题您听说过血症吗?”

          孟天楚不解难道和自己之前想地是一样的吗就是现代人所说的“白血病?#20445;?#23391;天楚道:“你的意思是没得救了?”

          赛华佗想了想道:“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孟天楚顿时没有了主张转身看了看殷素素?#37326;?#30340;面容心里象刀割一般这么会是这样如果自己知道她有这个碰不得的毛病就是自己去冒险也不会让她为自己拼命的。

          左佳音见孟天楚失神落魄的样子将赛华佗?#24613;赶人?#36208;。赛华佗起身走到门外道:“有一个法子不知道能不能试在下没有把握。”

          孟天楚摆了摆手道:“你先走吧让我好好地想一想。”

          过了一会儿左佳音回来了对孟天楚说道:“不要完全相信赛华佗让我们再想一想办法。”

          孟天楚:“通知殷?#30097;?#23528;了吗?”

          左佳音:?#21834;?#25105;担心人马都太慢。已经飞鸽传书了应该他们很快就会来?#35828;亍?/p>

          孟天楚知道就算是在现代白血病也是世界上十种高恶性肿瘤之一在青壮年(35以下)和儿童恶性肿瘤中居位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看过的日本的那部山口百惠?#33151;?#28006;友和演的《血疑》那个时候妈妈?#30475;?#37117;哭得眼睛都红肿了如今没有想到在古代也遇到了这样地事情。这个女人虽然不是自己的爱人甚至不愿意嫁给自己但毕竟她是为了自己才变?#19978;?#22312;这个样子若真是……孟天楚不?#20197;?#24448;下想左佳音?#33151;?#21326;佗都没有办法了孟天楚就更加不知道这么办才好了。

          柴猛:“大人?#19968;?#26159;将小四送回牢房去。”

          孟天楚:“将他交给牢头先审问吧。”

          小四一听斗胆说道:“知府大人您问什么小四都说。您千万不要让牢头来审问?#37326;?#25105;知道那牢房里地十八班酷刑我小?#30446;?#26159;吃不消的。”

          孟天楚冷眼看了小四一眼指着躺在床上的殷素素道:“那你当初给她的那一刀你这么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一条人命?柴猛给我带下去我孟天楚一向不愿意用酷刑。但今天我也要改一改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心向善。”

          小四惨叫道:“知府大人草民知错了我改我改还不?#26032;穡俊?/p>

          孟天楚冷笑着说道:?#26696;模?#20320;刚才也听见了。赛华佗说了她没得救了你就是不说谁是杀害吴敏地凶手你也死定了柴猛还愣着做什么给带下去。”

          柴猛和两个狱卒将小四拖了下去。小四地惨叫在孟府上?#31449;?#20037;回荡着……

          半夜地时候。简柠来了却没有看见孟天楚。左佳音将事情地经过简单地给简柠说了一?#24405;?#26592;听罢长叹一声道:“那大人现在呢?”

          左佳音:“和屠龙出去了柴猛说城外有个郎中曾经?#23391;?#27835;好过这样的病人孟天楚就带着屠龙去了现在让他在家里呆着也是呆不住的。”

          简柠:“其实也不能怪大人他不知道殷姑娘有这个不能流血的病。”

          左佳音:“说的是但是你也是知道天楚的为?#35828;?#27605;竟殷姑娘是为了天楚的案子才去的本来是想取李得福和两个孩子地血来做什么亲子认定这下可好别?#35828;?#34880;虽然取来了自己的血却……”

          简柠:“唉殷姑娘还这么年轻真是……”

          左佳音:“简姑娘来是找天楚有急事吗?”

          简柠:“我也是王捕头叫起来的说是那个小四什么都已经交代了王捕头大概已经知道了知府大人府上现了事情所以就没有敢来打扰说是那个喜红?#27493;?#20195;了原来吴敏是喜红给害死的。”

          左佳音:“?#37327;?#20320;了既然案子已经清楚了那你不妨让府衙里别的人先处理一下你看呢?”

          简柠:“孟大人有过交代就是只要关于案件的必须他亲自把关过问要不我这么还来一趟呢谁想他竟不在家。”

          左佳音:“要不就明天吧你说呢?”

          简柠:“也好那我就回去了。”

          左佳音:“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回去了我让丫鬟给你?#24613;?#19968;间客房你就在这里休息着等天楚回来你们也好商量衙门的事情。”

          简柠想了想本来是想和孟天楚来讨主意地爹和她说的事情让她一时也没有了主意谁想竟在这个时候殷素素为了孟天楚也出事了自己的事情还是先搁一搁再说也不迟。

          简柠:“也好。那?#23648;头?#20339;音姐姐了。”

          左佳音笑着让丫鬟带着简柠走了自己一?#22993;?#26377;合眼也根本不能入睡前几天还?#22836;?#29141;商量着等过了雪儿的百天就把慕容?#38590;?#32473;接进门来这六夫人都进门这么长时间了五夫人还待字闺?#23567;?#35828;出去让人笑话呢好在慕容?#38590;?#19981;是一个不讲道理地姑娘只是这一件事情一出婚期怕是又要拖下去了想到这里左佳音?#24613;?#22825;一亮就去找慕容?#38590;?#35828;说这件事情。

          天才蒙?#38378;?#23391;府地大门就被人瞧得是震天的响亮。门厅的下人以为是孟天楚回来了不敢有一丝怠慢赶紧起身开门谁想冲进来一个男人下人赶紧喝住道:“你是谁你找谁?”

          男?#35828;潰骸?#25105;从殷?#30097;?#23528;来找我家寨主。”

          下人听罢赶紧上前领着那人来到了左佳音的房间左佳音听见脚步声这么急促知道定然是有人找自己来了。赶紧穿衣开门迎了出去。

          左佳音?#27838;?#24320;门就见门口站了一个男人相貌丑陋个头也不高不过很壮实的样子身后背了一把长剑样子凶悍。

          男人开门见山道:“我家小姐呢?”

          左佳音:“请问壮士怎么称呼?”

          男人:“乔风。”

          左佳音这才明白过来。道:“我听天楚提起过壮士请。”说完将乔风迎进门去乔风也不客气走近门去见殷素素还躺在床上。转身对左佳音说道:“请你出去。”

          左佳音正颜道:“乔大哥这不可能有什么需要?#37326;?#24537;的我左佳音责无旁贷但是殷姑娘地伤……。你是一个男人我看不太方便吧。”

          乔风:“废话少说让你出去你就出去她是我地主子。也是我乔风一手带大地。比你可要保险得多。”

          左佳音还要说什么突然乔风上前将左佳音的手肘一提。轻轻地带到门外左佳音?#22993;?#26377;?#20174;?#36807;来已经站在门外门已经在自己眼前关上了。

          左佳音想了想决定就在门外等着。

          半个时辰后孟天楚和屠龙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干瘪地老头儿提着一个药箱看来他们是找到那个人了。

          孟天楚见左佳音站在自己门外冻得是瑟瑟抖便赶紧取下自己的披风给左佳音披上然后说道:“佳音你怎么在门外站着天马上就要下雪了你的身体?#22993;?#26377;完全?#25351;?#21602;。”

          左佳音指着门孟天楚这才现门关着正要上前左佳音赶紧小声说道:“殷?#30097;?#23528;地乔风来了他在里面。”

          孟天楚:“他进去多长时间了?”

          左佳音:“有半个时辰了。”

          孟天楚走到门前大声说道:“乔风我是孟天楚你开门。”

          屋子里面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孟天楚现乔风阴沉着脸站在门口大汗淋漓。

          乔风:“二寨主寨主成了这个样子你竟然不在家?”

          左佳音正要解释孟天楚道:“不要多言了我去找了一个曾经治好过血症这种病的郎?#24515;?#35753;开让他看看。”

          乔风?#25169;?#19981;动孟天楚急?#35828;潰骸?#20052;风你要杀要剐现在不是时候赶紧救人要紧。”

          乔风冷冷地说道:“不用了。”

          孟天楚一听脑子蒙了险些摔倒屠龙眼尖赶紧将孟天楚扶住孟天楚道:“乔风你什么意思?”

          乔风见孟天楚的样子神情缓和了一些道:“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寨主的血已经止住了。”

          孟天楚听罢推开乔风冲进屋子去只见殷素素的大腿上果然缠上了新的纱布地上还有一堆全是血迹的纱布。

          郎中跟着孟天楚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走到殷素素身边坐下乔风说道:“你真的治好过这样的病人?”

          郎中勉强一笑道:“我试一试吧。”

          乔风一听顿时冲上前去将那郎中一把拽起郎?#20852;?#33050;腾空吓得不行孟天楚道:“乔风你给我放下。”

          孟天楚毕竟还是殷?#30097;?#23528;的二寨主乔风听罢不情愿地将郎中放在?#35828;?#19978;。

          乔风:“二寨主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家寨主地命不是让人试一试的他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乔风将他碎尸万段。”

          郎中一听脸色都吓白了孟天楚劝慰道:“你?#36824;?#30475;你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担待着。”

          乔风正要说话孟天楚冷冷地看了乔风一眼道:“先让郎中看。”

          乔风不说话了。

          郎中看了看殷素素和之前赛华佗一样的顺序不过看到伤口的时候乔风道:“这个地方你不用看了我已经处理过了。”

          郎中不解道:“敢问这位壮士你是怎么止住这位姑娘腿上的血的?”

          乔风:“用我们殷家自治的药。”

          郎中:“可否给在下一看?”

          乔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递给郎中郎中打开药瓶一闻顿时高兴?#35828;潰骸?#36825;是个止血地好东西啊我就说呢。”

          孟天楚:“郎?#24515;?#30475;殷姑娘……”

          郎中没有理会孟天楚而是对乔风说道:“你家姑娘从前也受过伤吧?”

          乔风:“你看病?#28034;?#30149;怎么这么多废话?”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新11选5是不是骗局 中超颁奖典礼的女主持 浙江20选5历史走势图 体彩p3试机号322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爱彩乐 白小姐特爆中特网 中竟彩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助手 三肖中特一百元赢多少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 2009码报生肖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中国体彩七星走势 图表走势一中彩大数据 百人牛牛10jq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