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五百八十一章 年少轻狂

          小说: 十恶临城 作者: 言桄 更新时间:2019-04-24 14:50:34 字数:2263 阅读进度:587/650

          施鲢说得唾沫星子乱溅,把我都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你赶紧说重点!”沈喻怒了。

          ?#21834;?#21453;正总之,当时屋里所有学生全都醒盹儿了!因为回头一看,就见张运强拖着一杆土枪,枪口正对着顾保田。

          “顾保田当时已经吓傻了,他连连叫着,让张运强不要冲动。谁知道张运强怒吼着,他叫嚣说老师冤枉了他,他要杀了老师,以证实自己的清白。”

          “杀人来自证清白?这岂不是更加有罪了?”

          “哎呀,天底下开窍的脑袋不多,榆木疙瘩脑袋却有的是!总之学生们吓得面如土色,顾保田想跑,又怕张运强真的开枪。他惊慌失措地站在讲台上,眼看着自己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一寸一寸接近自己。

          “张运强走到了第一排,把枪口对准顾保田的面门。顾保田声音哆嗦着叫他别冲动,但张运强却冷笑一声扣动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顾保田的头发都炸了起来,整张脸顿时变成了黑色。

          ?#20843;?#27809;有死。不知道为什么,张运强只在枪里装了火药,并没有放上铁砂。顾保田大难不死,他嚎叫一声冲出教室,三步?#35762;?#36339;下楼梯,大叫杀人了!

          “张运强也不追赶,他从楼梯上朝下面又放了一枪,吓得顾保田玩命似的冲到操场上,然后嗖地?#22836;?#36807;墙头。他冲到江边,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因为没有杀人,而且张运强还未满十八岁,所以?#24908;?#20102;两年?#21483;獺?#20294;他拿的土枪是家里私造的,父亲也因为?#35762;?#26538;支罪?#24908;?#21009;三年。

          “张家因为失去了两个壮?#22303;Γ?#19968;下子困顿了下去。张运强的母亲带着妹妹改嫁,等他出狱回家,发现院子里的野草已经半人高了。

          “而顾保田?#38405;?#20043;后也辞了职,离开了中学,去了临近的樟树,做起?#35828;?#21334;河沙的行当。张运强已经无家可归,听说后来南下,投奔自己在广东打工的叔叔去了。

          “以张运强的性格,肯定这么多年一直恨着让自己家破人亡的顾老师吧——因为常年嗔恚杀人,整个事情也就是如此了。”

          施鲢介绍完案情,先是把我们带到一个病床,隔着探视窗,指指里面的人说:“呶,里面就是张运强,那发子弹打在了他的肺部,血气胸,正在引流治疗。”

          他又带着我们往?#30333;?#20102;两个房间,这个房间的门密闭着,他?#20204;?#38376;,只见铁门上的一块屏幕亮了起来。

          “施警官。”一个穿着消毒服、戴着口罩,身上全副武装的人站在镜头前头说。

          “来了两位领导,给人看看房间里的情况。”

          ?#21543;?#31561;哈。”

          ?#24378;?#23631;幕黯淡下去,但旋即又亮了起来,这次显然开了广角模式。

          我都惊呆了,只见房间里面用玻璃隔出来一个消毒病房,周围则密密麻麻坐满了同样全副武装的人员。

          “基本就是全包围式安保。”施鲢笑着看看我们,“怎么样?万无一失吧?”

          沈喻笑了一下,说:“过一会儿,我跟言桩想进去看看情况,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吗?”

          “按规定绝对不行!”施鲢斩钉截铁地说完,然后又嘿嘿一笑,“不过我可以帮您请示一下领导,但需要时间啊!”

          “没问题,我们不?#20445;?#20940;?#21487;?#35831;下来都?#23567;!?#27784;喻耸耸肩说。

          施鲢笑了:“沈老师今天格外通情达理。”

          ……

          我跟沈喻在密?#19968;?#22320;吃了夜宵,她今天?#37027;?#19981;?#24666;?#36824;想练一会儿瑜伽。我在她旁边,看着她伸展腰肢,舒筋活骨,眼看快到了凌晨,她这才停了下来,起身擦了汗,然后拿出纸笔,默默写着什么。

          “是留给华鬘的?#25945;?#21527;?”我问。

          “对,如果她要在别人身体里就好了,我们俩肯定是一对?#38754;?#22969;。”

          我笑了——你都忘了之前你们是怎么吵架的了。

          沈喻边写边说:?#26696;?#25165;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当时?#19968;?#19981;在意,但现在越想越奇怪——还记得有次咱们去四零七厂的事儿吗?”

          “就是你父亲以前工作的那个三线厂吗?也是你遇到黑船的地方。”

          “没?#24666;?#20320;还记得,我撞见黑船时,曾经去过一个巨大的鸟笼子吧?”

          “记得,笼子有十来米高,里面却空无一物,对吧?”

          沈喻点点头,她拿起手机,翻出一篇文章来。

          “你看看这个。”

          我接过手机,仔细一看,差点儿叫出声来。因为那篇文章是发在一个网红账号的头条文章里,而那个账号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整天神神?#21702;丁?#21643;咋呼呼,不着四六、胡说八道的堂兄言桄!

          那文章发表在一个名?#23567;?#35328;桄说案”的栏目里,讨论的就?#26538;?#20110;四零七厂的旧事。

          文章的大意就是四零七厂曾经是魏阳最神秘的三线工厂,而且没有之一。

          四零七厂?#31169;?#20110;六十年代中期,国家在这里?#24230;?#20102;巨大的?#24335;穡?#21363;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36816;?#38646;七厂的支持也丝毫没有减少。

          四零七厂曾经云集了全国顶尖的电磁学专家,而且实验的项目一直在当时是“绝密”状态。别说外人和家属,就连厂子里大部分的工作人?#20445;?#29978;至工厂领导都?#24187;?#30333;所有的事情。

          文章里还说,作者经过实地?#35762;椋?#21152;上采访了各个四零七厂的老职工,收集了大量材料,而?#24050;?#35831;许多专业朋友认真研读,他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众所周知,四零七厂是一个军用电子元件厂,但这其实并非它真正的核心任务——它当年只是一个以工厂为外壳的大型实验室!而这个实验室的目的,就是要研究一个特别的课题,也就是电磁武器。

          在六七十年代,我国外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当时的中国,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打?#31456;?#32654;,跟世界上两个超?#27934;?#22269;同时干仗的国家。所?#38405;?#20010;时候,发展高科技武器、通过弯道超?#21040;?#20915;外部威?#29627;?#20063;成?#35828;?#24180;政府的主要战略。

          而现在已经?#20040;?#34903;的电磁,在那个时候还是最时髦的名词之一。所以,文章作者推断,四零七厂其实就是?#20804;?#30005;?#24597;?#20914;武器的实验室。

          文章的证据之一,就是山下的那个球形大铁笼!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