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202章 静待佳人?

          小说: 试婚99天(墨春花) 作者: 墨春花 更新时间:2019-04-24 14:54:41 字数:3912 阅读进度:1203/1969

          白晶晶继续说道:“我对唐棣的保留看法,是在他为人方面。但他给你当引路人,不代表你要学他身上那些阴狠歹毒的东西,对不对?我想特助在让你去唐棣身边之前,先把你带在身边,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毕竟,唐棣的为人,真的让我们放心不下。”

          “白阿姨,你说的跟我叶叔昨天说的,一模一样呢。他也是说,把我带在身边,是为了监督我。更是为了给我塑造一个正确的观念。让我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底线在哪里,叶叔要我清楚的知道。”“这是为了防止你以后跟在唐棣身边,沾染上他的那些臭毛病!”

          “哦。”

          “所以,抛开这一点不谈。唐棣绝对是最适合你的引路人。放心吧,你可以跟着他。”

          “嘿嘿……白阿姨,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更踏实了呢。”波吉讨好的笑了笑,“谢谢你啊,白阿姨。回头我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我能理解你心中的忐忑。毕竟,是个人听到唐棣要给自己当引路人,心里都得七上八下的不踏实。正常!”“我也是有自己原则的人。”

          “阿姨知道。你跟唐棣,是不一样的。”

          “对吧?我说也是呢。”

          “行了,不跟你废话了。?#19968;?#26377;事儿要忙。挂了。”

          “嗯,白阿姨再见。”

          “诶——等等!”白晶晶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30333;?#20102;波吉。可波吉已经?#21494;狹说緇啊?#19981;过,三秒钟后,那小子又把电话打了回来。

          “白阿姨,你刚才想说什么?”“没什么大不?#35828;模?#20320;还把电话给?#19968;?#36807;来。”

          “没事儿啊,反正我今天就是做做交接工作,又不忙。你想说什么,说吧。”

          “就是问问你,你干妈上哪儿去了?我今天给总监打了一天的电话,愣是找不到她。还有特助,他电话也关机了。”

          这在平常,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34385;?#21834;!

          他们总监电话没人接,到还情有可原。但特助的电话,那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永远保持畅通状态的呢!

          什么时候,特助的电话打不通了,那就说明,出大事儿了!

          大事儿,天大的事儿!

          就像之?#30333;?#23706;的?#24405;?#19968;样!

          要知道,当年他们总监离开的时候,特助的电话也依旧保持畅通的状态。自从认识特助之后,白晶晶只知道一次,他的电话打不通。

          那就是卓岚?#24405;?#21457;生的时候。

          要不是从南宫殿得到了他们两个人出门的消息,白晶晶估计早就已经把江南省掀翻的去找人了。

          “哦哦!”波吉连忙说道:“白阿姨,你别担心了。我干妈跟叶叔今天回?#37117;?#22823;宅去了。”

          “回?#37117;?#22823;宅也不需要两个人都把电话关机吧?”

          “呃……”犹豫了一下,波吉说的很婉转,“老爷子不是还生我叶叔的气么……一家人哪儿有隔夜仇?这事儿,总得有人先低头呢。”

          聪明如白晶晶自然明白了。

          总有人要先低头,而今儿先低头的人,就是叶特助了。

          说是负荆请罪……怕是都不为过。

          特助这次的举动,是太令人生气。别说老爷子了,她白晶晶一个外人,都快气炸了!

          他要是真死了,留下总监孤儿寡母的,他们怎么活?

          如果特助真的死了,那么,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恐怕京城那边给卓岚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血洗?#37117;遙?#37027;种情况之下,总监母女俩,怕是也难逃一劫!

          反正白晶晶就是觉得,特助这次啊,不能被轻?#33258;?#35845;。

          既然是回家负荆请罪的,那至少得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行不是?

          特助虽然现在已经从省厅辞职回家养老了,但需要他去处理的?#34385;椋?#30456;比于之前,也是一点都没有减少。

          看大家现在都还?#35805;?#27861;?#30446;冢?#20381;旧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句‘叶特助’就不难看出这一点。

          人,是退休了。

          但事儿,却不减反增呐!

          光是那些想要请叶特助吃饭的人,就多如牛毛,简直能烦死人。

          将手机关机,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个……白阿姨,你找干妈跟叶叔有事儿吗?如果有?#34385;?#30340;话,我可以帮你跑跑腿,去?#37117;?#22823;宅一趟。反正干妈也说了,我今天要是不忙的话,可以去?#37117;?#22823;宅蹭顿饭吃。”

          白晶晶冷笑,?#30333;?#30417;是想让你这个小可爱活络气氛,哄老爷子开心吧!”

          说波吉是万人迷,也一点不过分。

          每个见了波吉的人,都对他?#19981;?#30340;不得了。

          尤其是老爷子。

          从没见过老爷子?#38405;?#20010;孩子,如此心疼有加。

          在总监带柚子回江南省之前,老爷子最心疼的,就是权子墨的这个崽子了。

          起初,老爷子是爱屋及乌。因为很?#19981;度?#23376;墨,所以连带着,把权子墨的儿子也都一并?#19981;?#24515;疼了。可慢慢的,叶震裘对波吉的喜爱,已经超过了对权子墨的喜爱。

          要知道,当初大院里的孩子,老爷子最?#19981;?#30340;就是权子墨了。只要他一看见权子墨,古板严肃的脸庞上,就难得的会露出会心的微笑呢。

          这件事儿,都不知道被权子墨拿来炫耀过多少?#25991;亍?/p>

          那?#19979;?#21340;就?#19981;?#20316;死,没事儿就要在特助面前,特别骄傲的说相比于特助这个亲孙子,老爷子更心疼他一些呢。

          这么说,其实倒也不算?#19979;?#21340;说大?#21834;?/p>

          特助毕竟是老爷子的亲孙子,血浓于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老爷子才对特助更加严格苛刻。相比之下,对权子墨这个别人家的孩子,老爷子那简直是?#19981;?#30340;都宠爱了。

          听?#19979;?#21340;说,小时候他跟特助发生争执,老爷子不?#35797;?#22240;,一定先偏向?#19979;?#21340;的!

          可想而知,老爷子有多?#19981;度?#23376;墨了吧?

          而现在,老爷子对波吉的宠爱,已经超过了权子墨。

          也不难看出,波吉这个混世魔王有多会讨大人开心了吧?

          说到底,这两父子啊,就是擅长讨人欢心。

          轻轻松松的,就能让人家对他?#21069;?#19981;释手。

          这是本事,更是天赋。

          同样一句撒娇的话,由别人说来,就是令人感觉?#20204;椋?#23047;气!

          但放在权子墨跟波吉,这对父子身上,就是让人觉得舒服,特想宝贝着他们。只要他们的要求不过分,人家都想帮他们完成。

          谁忍心拒绝这样冲自己撒娇的人呢?

          白晶晶一直就觉得,这两父子,是有蛊惑人心的能耐!

          听了白晶晶的话,波吉不说话,就嘿嘿嘿的讨好的傻笑。

          他能不明白他干妈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吗?

          只是觉得,能去活络一下气氛,帮帮他叶叔,还能见见老爷子,再蹭一顿翻吃,挺好的。想来想去,都没有不利他的?#34385;?#21834;!

          所以,他也打算等会把公司交接的?#34385;?#22788;理完毕之后,就去?#37117;?#22823;宅走一?#35828;摹?#21453;正都是要去?#37117;?#22823;宅的,帮白晶晶这恐怖的女人跑跑腿儿,又不费事儿!

          “行了,我这儿也没什么重要的?#34385;?#35201;找总监。就是今天给她打电话打不通,我有些担心她出事儿。毕竟,江南省现在还不算太平。既然知道她跟特助是回?#37117;?#22823;宅了,那我也就放心了。行吧,你去忙你的,我不打扰你,你也别耽误我工作。”“哦。”乖乖的应了一声,波吉很有礼貌的道了再见,这次等白晶晶那边先?#21494;狹说?#35805;,然后他才收起了手机。

          早晨他走的早,不知道叶叔有没有成功的给他干妈做一顿早餐,给他干妈一个惊?#30149;?/p>

          真希望像吴婶说的那样,只有喜,没有惊才好呢!

          一想到自己跟他叶叔把一个好好的厨房搞成了一个车祸现场,波吉就忍不住感觉抱歉。

          吴婶今天,可有的收拾了呢。

          他的苦日子,恐怕也要来了哇!

          哎……

          波吉想了想,抓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那啥,你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去财务支点钱,替我去商场跑一趟。”

          那边呻吟了一声,听语气就知道,显然是与波吉私交甚密,“我说老板,你怎么总惹家里的女人生气?这次又是惹谁生气了啊!”

          ?#21834;?#21556;婶。”

          “你又干什么了?!”那边一下炸毛,“不是都再三提醒你了嘛!进家门支钱,先检查口袋里有没有香烟!你怎么又忘了?”

          “闭嘴!这次不是把烟带进家门。”

          “卧槽,那是因为什么?”

          闭了闭那双继承了他父亲的桃花眼,波吉痛苦的说道:“你别问了,这次真不赖我。”

          “不?#30340;?#36182;谁?”那边毫不留情的戳穿,“你惹吴婶生气,让我帮你去跑腿买礼物的次数还少了?你自己数数,光是这个月,我就帮你买了多少次礼物?”

          “妈蛋,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去商场就乖乖的去!再废话,老子炒你鱿鱼!”

          “嘿!”那边也一下火了,“你要炒老子鱿鱼现在就炒!老子是你请来的法律顾问,又不是你请来的跑腿小弟!天天指?#27704;?#23376;跑腿也就算了,你?#20928;?#20197;权压人?告诉你,别说你炒老子鱿鱼,老子还不想干了呢!操!”

          波吉傻眼了,见过比老板更嚣张的员工没?

          “你小子今儿吃炸药了?”波吉?#36130;?#22068;,“有话滚进我办公室说。”

          “等着!”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波吉不怒反笑。

          瞧见了没?!

          这年头,给人打工的,都比老板要牛逼了!

          什么世道啊这都是!

          无奈的笑了笑,波吉好整以暇的坐在宽大的皮椅上,静待佳人……哦不对,是静待衰人!

          一分钟后,他办公室的房门是给人用脚踹开的。

          那人来势汹汹,一看就来者不善。

          但波吉会怕?

          他才是老板好吧!

          再牛逼的员工,还真能骑在老板脑袋上作威作福?

          给他?#24120;?#35753;他放肆一下。

          不给他?#24120;?#20998;分钟炒他鱿鱼!

          “操!怎么地?老子来了!是不是要炒老子鱿鱼啊?我得找谁办手续?”

          “你快拉倒吧——”波吉没好气的瞪了那人一眼,“有你这么跟老板说话的?意?#23478;?#24605;得了,你还真他妈要翻天?”

          那人一张口,还真是比老板更嚣张。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