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59章 杀手已至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30 09:08:00 字数:2146 阅读进度:60/537

          幸?#35828;?#26159;,章白的面部、颈部都被他用双臂完全护住,只有侧边有两三道擦伤,而没有被.操作台喷出的碎片直接刺?#23567;?/p>

          章白身处最危险的地方,却逃得了一命,单纯是因为运气的原因。

          其他的人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高远的防弹衣上也扎了十多枚大小不一的碎片,左小臂被一块刀片状的材料碎片扎入了深深的4公分,碎片的尽头与他的骨骼擦肩而过,鲜血如泉从手臂的伤口处不止地流下。他的这只手臂已经端不了狙.击.枪了。

          王胜和杨东辰是最快从马路地面上爬起来的,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伤。小红狐七月在马路上飞快地奔跑,四足摆动起来如同摇曳的火团。它同样毫发无损,但是它眼中的主人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吴奇是抱着郭柏柏冲下车的。郭柏柏被吴奇紧紧地揽在怀中,一双俏生生的眼睛死死的闭着,?#36335;?#30529;开眼就会看到什?#32431;?#24597;的东西。她的双手紧紧地缩在吴奇坚实的胸膛前,?#36335;?#21556;奇的怀抱才是唯一安全的地方,而双手缩进去还不够,她弯曲着柔软修长的双腿,好似想把腿也塞进这个摇篮内。

          郭柏柏的双腿上的深?#30097;?#20316;战服有三块?#27627;?#29366;的破洞,三块大小不一的碎片扎进了她柔软细腻的小腿里,接触面?#24184;?#32418;的鲜血流下。这是她唯一没有被吴奇保护到的地方。

          至于吴奇,他的样子堪称可怕。深?#30097;?#30340;天狼四型作战服的背部和腰部总计扎入了40多片材料碎片,让他变成一只刺猬。因为他舍弃了躲避,化作了郭柏柏的掩体,将背部和腰全然暴露在碎片喷射区域的中心。

          小红狐七?#36335;?#24555;地?#35828;?#21556;奇的脸前,吴奇双眼闭着,脸颊上没有?#32431;?#30340;表情,?#36335;?#30561;了过去。七月扬起脖子,伸出粉色的舌头添舐起吴奇的鼻尖,想让他快点醒来。

          “吴奇!”王胜大喊。杨东辰已经跑到章白身边展开急救了,王胜则跑到了吴奇这边。他见吴奇背部全是碎片的样子,心凉了半截,眼眶忽地红了起来。

          接着,吴奇鼻头一皱,感受了七月卖力的添舐。他努了努鼻子,脸部肌肉运动起来,然后张开了眼睛。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是郭柏柏柔顺的黑发,郭柏柏柔软的娇躯完全缩到了他的怀抱里,像一只充满了海绵的枕头,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她的纤纤柳腰和吴奇坚实分明的腹肌零距离地贴在一起,透过彼?#35828;?#20004;层作战服,触感同样敏锐的吴奇能感受到温软香玉般的细腻肌肉。然而吴奇丝毫没有留恋这种?#21050;?#20182;睁开眼睛之后就推开了郭柏柏,然后左手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下一幕犹让人吃惊。吴奇虽然背部和腰部被40多片碎片扎的跟刺猬一样,但他活动了一番四肢躯干,隐藏在四型作战服下的肌肉好似池水中的无数游鱼,快速地游动、舒展,40多片碎片就哗啦啦地从他的背部、腰部倾落而下,纷纷坠落在地。

          最后一片碎片落到地面上后,吴奇就露出了光滑而饱满的后背,原来40多片碎片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点伤痕。天狼四型作战服的高强度的?#39592;?#21106;纤维层和分散冲击的化学液体层?#24230;?#20102;碎片簇90%的伤害,而最后10%的伤害,被吴奇本能紧缩的背部肌肉抵挡。

          他的身体相当于三?#35835;?#37327;强化和两级防御强化,被无数场杀戮打磨出的肌肉不仅会听从他随心所欲的调度,还会本能地聚合、收缩、挺起,遮掩脆弱的血管神经、加厚脊椎后方的肌肉层,强化防御力,保护本身。这种肌肉的特性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是基因进化后的基因强化战士或先驱者,身体自然获得的属性。

          见到吴奇全身无伤,王胜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他转身去扶到地的高远。另一边,杨东辰也对章白开始了紧急处理,在他的双臂上喷了厚厚一层止血喷雾。

          郭柏柏还躺在地上,她睁大了受惊的?#19968;?#30524;,想要爬起来,身体却因为过度害怕而变得虚软,没有力气。吴奇没有注意郭柏柏的异样,也没有去扶。他转过身,目光紧紧地盯着南边的主城区。视线左移?#31227;?#26368;终所锁定在中央管理大楼六层楼顶。

          吴奇的眼睛深邃漂亮,好比清泉石池,他的瞳孔微微收缩,深邃的视线深处有一滴愤怒的感情,从石池的缝?#24230;?#30524;里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有一位高级狙击手在狙杀他们,是谁?其他佣兵团的人?

          吴奇不知道答案。另一边,王胜从军用背包里取出止血喷雾,毫不珍惜地喷在高远受重?#35828;?#25163;臂上,冰凉的触感消解了他手臂伤口处的剧痛。高远用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违抗王胜继续医治的想法,毅然决然地钻进?#30340;凇?/p>

          高远单手双脚爬到驾驶位的操作台前,操作台上有无数蛛网状的裂痕,从四周到中心深深凹下30多公分,消失的部位都在之前变成了喷射的碎片。狙击子弹的动能就在这里消失,没有打到车头处破坏到发动机。但是想要继续开这车,估计不修理个个把小时是不可能的。

          高远的目标不是看发动机有没有被子弹打爆,而是狙击子弹本身。他将手探入凹陷的底部,在摸到形状修长的金属子弹尾部时,拇指和食指用力将子弹拔了出来。

          这是一枚12.7mm的钨合金穿.甲.弹,子弹一周?#36867;新?#26059;状的花纹。高远直接把子弹翻过来,子弹的尾部上赫然雕刻着一朵盛放的金属兰花。

          高远的黑褐色瞳孔内骤然迸发出愤怒的火花,两排后槽牙重重地?#19981;?#22312;一起,狠狠地摩擦着。王胜追高远直到的他的身后,透过射进?#30340;?#30340;光线,看到了高远咬?#29436;?#40831;的侧脸。

          高远在吴奇,甚至王胜等?#35828;?#21360;象中,永远都是一?#32972;磷爬?#38745;的模样,即便是面临生死危机,他也不会咬?#29436;?#40831;,露出愤怒乃至怨恨的表情。可是现在,王胜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高远狰狞的侧脸。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华东15选5包号 海口飞鱼彩票 守号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 排三直选复式投注表 河北快三过滤 2019年七乐彩所有开奖号码 体育彩票销售提成 直播吧nba 083期一波中特 北单投注 福利彩票网站 辽宁11选5技巧 广东35选7走势图 十一选五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