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18章 黑铳佣兵团 下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7 字数:3344 阅读进度:19/537

          死的人是老胡,在长达几十分钟的漫长时间中,面部被重伤、内脏被踏?#35828;?#20182;最终没有挺过去。

          子弹的消耗也超出了黑铳佣兵们的预料,穿.甲弹几乎告罄,普通子弹所有人平均下来只剩两个弹.夹的备弹,高射机枪只剩一个弹箱。这样的子弹存量,想在隧道中再进一步无疑是不明智的。

          受?#35828;?#23433;逸坐在装甲卡车的后仓,也在了解自己小队的伤亡人数。安全区带来的人全员带伤,死亡者,大勇、老李。

          大勇是为了保护安逸,而被碎石雨打伤后脑而死。在钓头鹿的偷袭与后续激烈的战?#20998;校?#20247;人只看到了大勇重?#35828;?#19979;,却不知道他早就断了气。老李,则是被多到打不过来的类人兽抓住后活活咬死的,尸体在乱战中被类人兽啃得只剩残肢断腿。

          安逸沉默不语,一颗心沉入了浓郁的悲伤化成的深潭之?#23567;?#22823;勇刚刚成年的时候就跟了他,一路?#36710;?#36807;来,两人经历过无数生死艰险。大勇全身心的相信他,相信跟着他一定会有好日子,相信他总是会保护自己,安逸也见证了大勇的整个青春。虽然两?#35828;?#24180;龄差距不小,兄弟情感却无比深厚。在决定驻扎安全区的时候,大勇也义无反?#35828;?#30041;下了。

          老李年龄?#20154;?#24180;长4岁,上一任队长还在时就在了。老李是一个嘴?#27531;?#36719;的可靠的老大哥,有时候会反驳他,提醒他,在他不成熟的阶段,老李对他的帮助是最大的。而当他成熟了之后,老李则默默的继续做他忠实的下属。

          现在这两个人,已经永远了离开了他。

          哪怕是铁血男儿,在看到身边的队友兄弟的死,也无法抑制住眼角的泪水。男儿的泪比血更难流,流了,就是心真的伤了。

          “哈——”王胜喝出了一口带着白茫茫的气,炙热的肉体冷却下来,比想象中还要寒冷。他明白,悲?#35828;?#27675;围侵蚀着整支队伍的士气,弹药不充裕是更现实的问题。他们已经无法继续探索。

          “狗娘养的集团,他妈的发布的什么不负责的鬼任务!C级探索类?我看B级歼灭类!我们的兄弟,就这样被这个任务害死了!”一名黑铳佣兵气得一拳狠狠砸在装甲卡车的后仓外壁上。老胡是他最好的兄弟,老胡的死,让他觉得自己置身于水生火热的痛苦与自责?#23567;?#20182;现在无比的愤怒,无比的悲伤。

          “好了。你生怨气,老胡也不会复生。本来探索类任务就有附加的风险,这一次我们捅了马蜂窝了。”王胜从裤?#36947;?#21462;出一个发黄的香烟盒,拿出里面最后一根变得皱巴巴的香烟。?#27809;?#26426;点上,然后喷出一大团烟雾。在烟雾中,他能强迫自己冷静一些。

          “把样本箱都提上车,返程。”

          说罢,王胜动作利落地爬上了副驾驶,刘副手也坐上了驾驶位。众人一一回到装甲卡车的后仓。装甲卡车的储藏空间内,除了装鲨蜥尸体和病毒血液的样本箱外,还多了类人兽、钓头鹿、绿头的样本箱。

          这场探索任务,就此画下句号。

          “哦对了,那个用刀的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坐上了副驾驶的王胜,正贪婪的吸着烟,忽然他问道。

          “吴奇。”吴奇平淡地道。

          “哦,吴奇啊。返程途中,你作为主力警戒。”王胜背对着吴奇,语气平缓地命令。

          吴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其他?#35828;?#34920;情就十分的精彩。尤其是黑铳的佣兵们,他们虽然身心都十分疲惫,仍然对团长王胜的一番点名吴奇的话而感到惊?#21462;?/p>

          不过仔细想想,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吴奇已经展现出了超高的战斗力,勇?#19968;?#26377;果断。在老胡被钓头鹿钓走的危难关头,是他毫不犹豫挺身而出,瞬杀钓头鹿救下老胡。虽然老胡最后死了,但想必他知道吴奇这样不顾置身于险境而?#20154;?#20063;会宽慰一笑。

          吴奇有能力,也值得信赖。

          对于吴奇而?#35029;?#20182;只是单纯的在那一刻想要救人而已,老胡曾经告知过他一份信息,这算是一份薄薄的人情。况且,精于计算和生存的吴奇也不会认为放弃一名重要的队友,并任由极端危险的“特殊?#28872;?#31181;”扬长而去是正确的选择。

          吴奇想到老胡,就联想到钓头鹿,他后知后觉,原来最初看到的两个?#26412;度?#31859;长的巨大圆洞就是钓头鹿从一面墙壁后面冲到另一面墙壁所产生的破坏痕迹。那样庞大的躯体竟然能以惊?#35828;?#36895;度在?#24052;?#22756;层”中穿行,还说是隧道壁后的土壤层早就是一副空壳?

          在沉默与自省的氛围中,轰隆隆的发动机声成为了沉寂的隧道中唯一的声音。装甲卡车在隧道中加速返程着,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可能钻出一只?#28872;?#31181;的隧道,没有人想要多待一刻。

          就这样,装甲卡车行驶到了最初的大洞的前方。在大洞的十米外停了下来。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王胜嘴里的香烟已经燃到了最后四分之一,他抬手将烟从嘴里取下,扔到车窗外。他只能看到前方一片漆黑,对刘副手问道。

          刘副手他戴着有夜视功能的防爆头盔,护面甲后的一双眼珠子,怔怔地在颤动。

          同样,在场的所有人中唯一还有气力保持高度警惕的吴奇,也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一片漆黑,正常人看的确是一片漆黑。但是那些黑暗之下,隐藏的是隧道地面上的无法忽视的龟裂与隆起。龟裂的数量不少,像刀痕一样爬行分布在?#30097;?#30340;混凝土地面上,断面粗糙,不像是被外力破坏,结合地表的隆起来看更像是内部受到了挤压而产生的断面。而在之前路过这里时,这些龟裂绝对不存在。

          忽然间,一阵热风从隧道出口的位置迎面?#27515;矗?#25169;打在众?#35828;?#30382;肤上,灼热的像是流过火炉边的空气。众人尚不明所?#35029;?#31361;然间吴奇似乎看到了什么,面色剧变的同时大吼一声:

          “快跳车!”

          话音未落之时,吴奇已经背着?#24515;?#39134;身跳车。黑铳的佣兵们一时呆住,却见从头到尾都十分沉稳安静的狙击手高远从坐姿一个弹起,瞬间单手抓住了后仓的边缘,然后飞身跃了出去。

          一秒之后,一道灼热的光芒自隧道出口的位置出现,从最初的一个小点,急速扩张成一个遮?#38382;?#37326;的橙白色相间的光圈!那是一道表面犹如流动岩浆般的?#26412;?#19968;米长的圆粗射线,在出现的瞬间,光是迎面?#27515;?#30340;热风,就比先前的风温度高上30余度!

          瞬间的刺目光芒照亮了黑暗的隧道,其携带着无边无际的毁灭气息,朝着装甲卡车轰然袭来!

          轰!炙热的射线轰然击中了装甲卡车车头,喷射出笼罩大半个隧道的飘荡的毁灭火星。弹指间,装甲卡车的车头被高温射线骤然熔出一个巨洞,毁灭的高温令整个前排驾驶室无一角落可以幸免。整个驾驶室冒着腾腾白气,这是被刹那的高温升华掉的物质的气体。

          毁灭的冲击力与高温让装甲卡车的部件像烟花一样炸开,空气中飘洒着片片如叶落下的暗黑与橙红色的化作焦炭的零件。驾驶室内的方向盘被熔化了?#37326;?#36793;,横截面尽是红橙相间的熔化样貌,上面的熔化液流动着向下滴去。防弹玻璃,驾驶台的中央,驾驶室与后仓的钢铁隔板都出现了一个贯通的?#26412;?#19968;米的熔化洞,其余部位虽然没有被正面击中,也遍?#30002;?#28422;黑的焦痕。

          刘副手和王胜在高温射线到来前一刻翻身跳了车,没有被毁灭的攻击波?#21834;?#20294;是坐在后仓的几位佣兵就没有他们的敏捷,许多受?#35828;?#20323;兵本来就不方便,攻击来临前没有完全躲开,导致掉落在装甲卡车的外边之时,身上留下了大面积的?#25506;?#20260;。现在还趴在装甲卡车附近地面的三名黑铳佣兵,表情因痛苦而完全扭曲。

          王胜扭头,望着完全被毁的装甲卡车,心疼到牙齿都发软了。这可是花了8万元买来的装甲卡车,一朝被毁就是过去几年的心血被毁于一旦。纵然心痛,但当王胜看到浑身冒火的装甲卡车附近还有属下没有离开时,心里更是急?#23567;?/p>

          “你们快离开那里,装甲车随时会爆炸!”趴在地上的王胜全力呐喊着,可是倒地不起的几位黑铳的佣兵本来就下肢或者上肢被烧?#23665;?#28845;,痛苦的哀嚎都停不住,根本没有力气挪动身体。

          然后,王胜的眼睛里反射出一方滔天的火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炸聋了他的听觉,翻腾而起的火焰蘑菇云完全填满了他眼里倒映的世界。浓密的黑烟翻卷过后,面前只剩一辆冒着熊熊火焰的通体炭黑的巨大?#23548;堋?#26550;在车顶的高射机枪也在二次爆炸中被炸?#20204;?#20307;崩离,毁的一干二净。

          而倒在装甲卡车附近的三名黑铳佣兵,在一大团橙红色的爆炸云中,被活活炸死。

          “啊!——”

          王胜吼的声嘶力竭,双眼里充斥着蛛网似的血丝,?#26412;?#19978;爬满了呻.吟的青筋,他的双?#38047;?#21147;的抓在地面上,每一个骨节?#32423;度?#31579;糠。

          在王胜冷静的头脑被眼前战友活生生的惨死而烧的发烫的时候,吴奇静如?#39038;?#30340;声音犹如冰凉的冬雪,从王胜的头顶泼下。

          “?#25172;?#25932;,巢穴的王来?#38383;?#20102;。”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