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17章 黑铳佣兵团 上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7 字数:3468 阅读进度:18/537

          吴奇的平衡力不错,在空中已经能调整姿态准备落回安全的后仓。过程中,他的眼神与副驾驶中的王吴奇的平衡力不错,在空中已经能调整姿态准备落回安全的后仓。过程中,他的眼神与副驾驶中的王胜那冷淡的眼神对上,又交错而过。

          装甲卡车撞开了一群类人兽,也自然被重新站起来的类人兽围住。重振旗鼓的黑铳佣兵们疯狂朝跳起来抓住装甲卡车的类人兽倾泻子弹,已经全然不顾穿.甲弹的昂贵。

          兄弟重伤而悲愤的佣兵小队的成员也举起手中的霰.弹枪,用钢弹的冲击力为击退类人兽尽一分力量。

          类人兽的身躯十分的坚韧,一两个被撞到装甲卡车底下下遭到防弹车轮硬碾的类人兽,即使口腔里向外喷溅着零星的绿血,手臂还是强硬的别住卡车的前轮。卡车的行动顿时出现了些许迟滞,而被?#19981;?#21040;卡车尾部的类人兽们见状也蹲下来抓住了卡车的后轮。

          一时间,装甲卡车被展露出?#33108;?#30340;类人兽们压制在原地,无法前?#23567;?/p>

          更要命的是在这个时候,目之所见的隧道地表再次连续出现了十几二十个多个?#37327;櫻?#26356;多的类人兽从地面下钻了出现,仿佛?#23545;?#27809;有到数量告罄的时候。

          砰!装甲卡车的右门忽然打开,飞弹的车门将堵门的类人兽撞出了两?#23383;?#36828;。王胜握着枪口下方加装了短刺刀的HK416跳下了副驾驶,深棕色的长靴沉重而坚定的踩上坑洼的地面。

          他的眉凛如剑,眼里的杀意如斜着划过的流星。王胜扬臂,一记直拳爆发出二?#35835;?#37327;强化的力量,直接打翻了面前一只类人兽,在类人兽的身体失去平衡,双臂朝两边摆开的时刻,王胜以?#30452;?#19988;野蛮的姿态,左手掐住了类人兽的脖子,右手握着枪一刺刀插进了类人兽的翠绿?#20998;小?#32511;色的液体溅拍在HK416顶?#35828;?#20891;刀上,接着砰然枪响!

          扔掉尸体的下一秒,王胜怒目扫视围堵的类人兽群,他声如洪钟,霸气横扫!

          “兄弟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给?#30097;保 ?/p>

          当人类的吼叫声横扫全场的时候,其实并不比类人兽的嚎叫要小。伴随的一同出生入死领团出征的王胜的命令,除了高远和一名重新掌控NSV高射机枪的黑铳佣兵外,其他黑铳佣兵皆翻身从装甲卡车上一跃而下。

          他们各个?#21152;?#26377;复数一级能力强化,此刻拼了命的?#20204;?#26800;与肉体近身与类人兽搏斗!得了一丝一毫的空档,便朝抱住车轮的类人兽们下死手!

          周清双眼尽是血丝,举起霰.弹枪的双手都在颤抖。他已经放弃了危险?#20804;?#22240;为那样他的脑袋只会被无穷无尽的火苗影像填满。队友的鲜血,和黑铳佣兵们沸腾的杀意夹杂在一起,已经铸成了不死不休的气氛。他这个相对瘦弱的佣兵,心中全被杀意和害怕双重?#20223;?/p>

          但周清仍然保留着一丝理性,虽然这?#20174;?#20182;的本体弱小的不自信,却时刻警醒着他。C?#30701;?#32034;任务?#31354;?#22330;把一支2级上等佣兵团拖入死战的隧道战已经无论如何不算C?#30701;?#32034;任务!敌方瘟疫种已经出现的数量已经快接近一百头,且全部是一阶异能以上。更出现过鲨蜥、钓?#20223;?#20043;流的“精英怪物”。

          照着这个趋势下去,再出现更多的“精英怪物”也不是不可能的。随便再来一两只钓?#20223;?#25110;鲨蜥一样的瘟疫种,就能彻底粉碎黑铳佣兵们用鲜血建立起的防线。

          “必须撤退!”周清挤出全身的勇气对在前方酣战的王胜嘶吼道,“王团长,我们必须撤退!突围出去,否则我们都要死!”他用尽了所有力气喊道,但声音仍然被高射机枪的轰鸣声压了下去。

          “你说什么!”王胜边吼?#26012;?#25112;斗。他拥有两?#35835;?#37327;强化和两级敏捷强化,一身强化的高?#20998;?#20891;用护具,近身与一群瘟疫?#37325;?#26432;起来宛如人形旋风。

          “我说,必须突围!这个任务已经难度破格了,完不完成都得马上离开!”周清不惜嗓子地吼叫道,唇舌间已经带了一丝血迹。

          而周清还有一句没?#27899;?#20986;的话,那就是这群瘟疫种仿佛有着?#33108;邸?#29992;手臂保护要害算简单的?#33108;郟?#25235;住轮胎不让卡车前进已经相?#22791;?#31561;,而且不是个体,是群体?#21152;?#26377;这样的?#33108;邸?#26356;比如钓?#20223;?#36825;样的瘟疫种,目标直取火力点最强的重机枪手,?#33108;?#32477;对不低。

          “想要跑,也得把周围的怪物全部清理掉,再把抓住轮胎的畜生杀死!”王胜并没有杀红了眼,他还是听进了周清的意见。的?#20998;?#28165;的意见与现在的战斗的惨状冲击在一起,很有说服力。

          “还是快突围逃跑吧。”

          吴奇的声音从一旁冒了出来。他形如鬼魅一般,在众人拼死战斗的时候先将之前被他卸在地上的老胡救回了装甲卡车后仓。老胡被类人兽们踩踏了许多下,身躯已经伤痕累累,不堪重负,嘴角满溢出来的鲜血说明他的内脏已经受损。

          此时此刻,吴奇并没有一跃而下?#24230;?#19982;类人兽的厮杀中,而是双脚站立在后仓的边缘,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美丽眼睛中流露出百分百的集中力,同时警惕着所有隧道墙壁。

          他要做的就是防范偷袭的鲨蜥或者钓?#20223;梗?#20445;护好重?#35828;?#23433;逸、周清,以及......

          那个正在与暴躁的高射机枪共同狙击,冷静的用一发又一发破坏力恐怖的子弹打穿类人兽?#20223;?#30340;男人。

          如果“精英怪物”再次出现,恐怕进攻的首要目标就是高远和重机枪手。

          然而,吴奇等到的并不是鲨蜥和钓?#20223;梗?#32780;是又30余只类人兽,以及一头高达2.4米的巨型“类人兽”。

          那只瘟疫种从更深的隧道中来,原本象征着?#20223;?#30340;翠绿色椭圆?#25105;?#24120;膨胀,不仅挣脱出了肉色头壳的防护,还顶到了2.4米的高度,成为了一个巨型气球般的?#20223;M仿?#30340;表面充斥着翠绿色的表皮,许是更加变异后的缘故,翠绿头的表面并不是翠绿色,更是更深更脏的浓绿色,表面还附带着恶心的血红色阴影以及扭曲的黑色经络。原本一米六的矮小肉色身躯也被肮脏的浓绿色感染,变得偏绿,如蛇纠缠的黑色经络在身躯的皮肤下隐隐显露。

          “绿头”踩着沉重而不稳健的缓慢步伐,像被围堵的装甲卡车前进,?#36864;?#27493;?#26723;停?#23427;也拥有2.4米的身高。吴奇估计,从绿头出现在?#21491;?#22823;概6秒后,就会达到装甲卡车的身边。

          观望的吴奇发?#38405;?#24515;的一阵恶寒,握刀的手指第一次有了不想砍下去的预?#23567;?/p>

          高远修长的手指将一枚表面光洁、弹头尖锐的钨心脱壳穿.甲弹推入狙.击枪的弹膛中,咔擦的一声响,子弹装填完毕。新怪物的体型之巨大,仿佛再入门的狙击手也能轻?#29366;?#31359;它的?#20223;?#20294;是瞄准镜后的高远的黑褐色瞳孔依旧在水?#39057;?#28478;着展现2级视力强化的能力。

          唯独在高远的眼睛中,那个庞大而恶心的巨型气球似的?#20223;?#28145;处,有一颗被浓绿色的表皮遮掩的翠绿色椭圆体。

          “是为了保护而形成的拟态,别用机枪射它,我来。?#22791;?#36828;告知了身旁的重机枪手,随即将瞄准镜的十字星对准了那个真正的要害。

          “砰!”穿.甲弹化作一瞬千米的金线,立时彻底没入了绿头的巨大?#20223;?#20013;,然后从背面?#20260;?#36143;透而出。硕大的绿头顷刻爆裂开来,恶心肮脏的浓绿色表皮分裂成无数块炸飞的死皮,上面连带着血红色阴影与黑色的经络。绿头内部无数的浓稠浓绿色液体如被喷泉般喷射而出,好在与装甲卡车之间还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只喷溅浇灌到许多类人兽的身上。

          嘶拉——腾腾的白汽马上在被绿?#33322;?#20013;的类人兽身上升腾起来,多重叠加,宛如一片白蒙蒙的仙?#22330;?#23427;们几乎瞬间发出了尖利到极点的嚎?#23567;?#36825;不是?#26012;?#30340;嘶吼,都是痛苦的惨?#23567;?#37027;些被绿?#33322;?#20013;的肉色?#19981;?#30382;肤在两三秒内纷纷变成黄白色的固液混合物,从类人兽的身体剥离脱落下来。

          这是剧毒的腐蚀液,也是这只瘟疫?#30452;?#24322;出的异能了。

          绿头死亡,吴奇的手掌心的虚软感也自动消失了。他再次对瘟疫种的?#40092;?#20135;生了变化。这些病毒在体内暴走而变异出各?#20013;?#20307;的瘟疫种,已经完全不是正常的生物。只是勉强遵循着自然选择,基因疯狂进化出来的彻头彻尾的“怪物”。

          吴奇的心底也产生了一个疑问,这样病毒暴走产生的怪物,其基因真的可以复制么?钓?#20223;?#21644;鲨蜥,是可以被自然复制的,还是独有一只?

          不过接下去的十几分钟里,吴奇再也没有看到鲨蜥或者钓?#20223;梗?#20284;乎真的是独有一只。而总数量超过120只的类人兽?#20179;?#28176;被佣兵们浴血杀光。这些狂暴的类人兽,直至最后一个个体的最后一秒都没有放弃冲锋?#36864;?#32544;烂打,不给众人一点突围的机会。

          战?#20998;?#20110;告一段落,将热血?#23383;?#39045;顶的众人,终于渐渐恢复理性。

          痛,也在这一刻?#27627;?#20102;肌肤。

          王胜的脸上挂满了血污的痕迹,一身高?#20998;?#30340;军用护甲也被类人兽的锋利口器咬得破破?#32654;茫?#20840;身上下更是布满灰尘,狼狈无比。他原本霸气杀敌的热血眼神也虚弱下来,变得黯淡。他张开口,声音不再洪钟一般,而是充满了嘶哑。

          “刘副手,报告伤亡人数。”

          刘副手亦全身伤痕,护甲破烂,多处暴露在外的皮肤有被撕咬过的血痕。他挺直了一米9的高个,眼里藏着明显可见的悲伤之水,沉痛的说道:“黑铳佣兵团,战伤9名,战死......1名。”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湖北快三直播双彩 湖北快三今天 单双中特全资料 北京室内玩具娱乐场 顶呱刮彩票在线刮 画篮球场地 345彩票网 中国体彩官方网点查询 福建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浙江体彩20选5走式图 必赢真人龙虎斗开户平台 德州扑克怎么玩的 福利快乐双彩 香港六合彩免费彩图 甘肃快三今天豹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