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16章 战后小镇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6 字数:3015 阅读进度:17/537

          相较紧张火热的战斗着的黑铳佣兵们,吴奇和佣兵小队的成员面对的压力就小多了。虽然紧张,但毕竟不用自己出手。黑铳的佣兵们的确非常可靠,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只类人兽能冲到三?#23383;?#20869;。在类人兽举起坚硬的手臂保护头部之后,霰.弹枪的支援显得十分多余。

          在场的类人兽数量越少,吴奇就越是不安。他无法将这一波类人兽潮当作盘踞在这个隧道的瘟疫种群的倾巢而出,但假设只是一小部分,就说明这个瘟疫种巢穴的怪物数量多到令人发指。最主要的是让自己的皮肤感到冰凉的危机感,绝非这些“杂兵”一样的瘟疫种能够给他的。

          哪怕是开头那只鲨蜥,威胁感也比这些杂兵强上许多倍。

          忽然之间,一股从左半身到右半身的电流感飞速掠过吴奇的身体,吴奇的身体有一瞬间不受控制的发麻,虽然肌肉立即?#25351;?#20102;准备爆发的状态。但是这个?#36739;潁?#23545;的?#24674;?#26159;一面并没有土穴的?#19981;?#29366;墙壁,而且任何角落,也都没有混凝土异动的小变化。

          是鲨蜥么?吴奇当即架起了长刀,双眼迸发出锐利的光芒,准备防御。

          然后下一秒眼前的世界瞬息改变!轰隆一记沉闷的巨响,整面墙壁顷刻崩塌!飞喷而出的碎石与泥土如雨般密集,划过道道平行线冲至装甲卡车的左侧身。那直?#24230;?#31859;的范围几乎是近距离视界的全部,喷发之时吴奇的整个视线都被遮?#21361;?#21482;能看到倾盆的土朝着自己盖了过来。

          哗,整个装甲卡车的后?#30452;?#30422;了个透,十几名佣兵的脑门被泥土与碎石彻底洗礼了一番。碎石的冲击力颇大,?#19981;?#22312;众多规避不及的黑铳佣兵的脑门上,他们有防爆头盔也被砸的头昏脑涨。为了防止误伤队友,所有佣兵都下意识的选择了停止开火。

          佣兵小队的人大多都用手臂护住了头部,阻挡了倾盆土雨。可边?#23548;?#38160;锋利的碎石却难以防住,佣兵制服在高速飞来的碎石面前宛如纸薄。刹那时刻,周清像受惊的?#31859;?#19968;样以最快的速度蹲下规避了碎石。安逸身上有伤躲闪不及,大勇抢在千钧一发之际前,抱住了安逸的后?#24120;?#29992;自己的身躯为安逸阻挡了朝他飞来的锋利碎石。

          在保护安逸的前一秒,大勇紧紧闭上了双眼。片片殷红齐齐出现在大勇的后背与后脑上,鲜血溢出之后甚至还来不及留下就被深褐色的泥土淹没。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与墙壁崩塌和倾盆土雨的突然袭来相差不过两个呼吸,一条从土石雨中刺出的肉身残影伴随的惊?#35828;?#36895;度朝装甲卡车的车头袭来。吴奇在异变出现前用长刀的刀身阻挡了绝大部分的伤害,左眼一?#24120;?#23601;看到一条两米长的粗长残影!

          吴奇的动态视力也无法?#36466;?#21040;那残影的全貌。说时迟那时快,那长影仿佛长了眼睛,朝矮身在NSV高射机枪?#21592;?#20570;战术规避动作的老胡急速冲去。长影瞄准的是老胡的头,在分秒间,长影的头部张开了四瓣排有锋利利齿的唇舌,在冲至老胡的身边后甩过一道半圆的弧线!

          等到土石雨完全过去,一切都能看清楚时,老胡那强壮高大到完全是两个吴奇体积的身躯已经半悬在了空?#23567;N粗?#24618;物的四瓣利齿唇舌紧紧地咬住了老胡脖颈以上的?#24674;茫?#23558;他的脑袋完全含在里面,两米长的粗?#24034;?#23376;下方,是一个匹配长颈的形似长颈鹿的通体肉色的四足身躯,屁股的?#24674;没?#26377;一条鞭子状的长尾。

          “钓头鹿”在捉到老胡的瞬间,甩开互相间距离开阔的四肢长脚,以惊?#35828;?#36895;度逃离了装甲卡车的周围,溅起漫过后仓顶?#35828;?#39134;尘。映在无数惊恐眼眶中的,是一个疯狂摆动双手?#30424;?#21452;脚的背影,沉闷冗长的凄厉惨叫绝望的让人难以置信这是从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纯爷们嘴里发出的声音。

          吴奇握着刀柄的右手突然间爆出细密的青筋,骨节分明的手掌以成倍的力量捏在刀柄之上。他的?#33041;?#20197;两倍的力量将血液激烈地输出至全身各处,体表温度如全身生火一般飞速提高。吴奇在弓腿的半秒内卸下了行囊的背带,矫健双腿上的根根肌肉在蓄力中膨胀成原先1.3倍的体积,爆发的刹那,推动身躯以不亚于鲨蜥的瞬时速度弹射出了装甲卡车的后仓!

          “老胡!”黑铳的佣兵们在大叫的时候,眼里依旧是无法?#31181;?#30340;?#21482;拧?#20808;是侧边突然袭来的土石雨,墙壁崩塌的背后又冲出了一只高大恐怖的怪物。“钓头鹿”把老胡100公斤的身躯顷刻钓起,绝尘而跑,难以想象它的脖子拥有着怎样骇?#35828;?#21147;量。

          佣兵们的手臂与手指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僵?#20445;?#20182;们在心里疯狂的呐喊要扣下扳机攻击钓头鹿,食指却不听指挥的在颤抖。在他们犹豫的片刻,钓头鹿几乎要跑到了类人兽的战线后。

          唯有第一时间弹射而出的吴奇,在此刻后发至?#35828;?#39134;跃到?#35828;?#22836;鹿的身后。他修长的四肢像飞鼠一般张开,手里的长刀散发的冷厉的铁血之味。

          吴奇无惧身陷类人兽的群体之中,他的眼中唯有那个在承受无边?#32431;啵?#32477;望到疯狂挣扎的老胡的背影。他挥臂,以揽月之姿将锋利的长刀横着朝钓头鹿比自己的手臂还粗壮一倍的脖颈砍去。

          在长刀的?#24230;?#19982;肉色的皮肤接触的瞬间,吴奇立马感到一股反弹回来的巨力。无疑这样的肉色皮肤是“皮肤?#19981;?#30340;异能所现,和类人兽可抗枪弹的皮肤一样,坚硬非常!

          换作正常的?#24230;校?#25110;许早就在一片火星四溅中崩裂开来,但是长刀不会!在漫长而又短暂的9年丛林生活中,吴奇用它砍过多条纠缠在一起的坚韧的头发藤,砍过木棉树的茎,砍过铁裂棕熊的骨架,长刀的锋利一次都没有让他失望。

          而这一?#21361;?#21556;奇的手掌连同整条手臂、肩膀、腰?#24120;?#29190;发出惊?#35828;?#21147;量,皮肤下的?#21051;?#32908;肉纤维拧在一起,共同发出激烈的吼叫,虎口对反弹回来的巨力斥以不容置疑的压制!吴奇跃空揽月的一刀,切入了?#19981;?#30340;皮肤,切入?#35828;?#22836;鹿粗壮的脖?#20445;?/p>

          绿色的血液飞喷到吴奇的脸和上半身,挂在了他五官的每一个部位以及身上的兽皮外套上。钓头鹿的体内发出了凄惨的悲鸣,也不知道是哪个器官发出的声音。它的粗?#24034;?#23376;被砍断了七成,断裂的肌肉纤维和骨骼承受不了脖子与猎物的重量,超负荷的撕裂断开。

          吴奇踩过钓头鹿的脊?#24120;?#39134;身将老胡的身躯抱下。四瓣利齿唇舌因无力而松开,重新露在空气中的老胡的粗糙脸庞,已经被细密而锋利的牙齿扎伤,满脸都是深刻的伤痕与血迹。

          他的双手还保持着僵直到?#20223;?#30340;爪状,仿佛?#32431;?#30340;阴影依旧没有散去。

          但好在命暂时保住了。

          吴奇的力量不足?#21592;?#30528;100公斤的老胡再飞身一?#20928;?#35013;甲卡车上,单臂也无法带着老胡逃离。吴奇索?#36234;?#32769;胡卸在地面上。此时此刻,他已经置身于7、8头类人兽的中间。所有的类人兽都挥起它们的形状怪异的手臂,张开锋利的口器,朝吴奇扑去。

          “滚!”吴奇冷漠的吐出一个字,他的脸上已经沾了满满的绿血,可不妨碍他的眼睛视物。伸臂一挺,长刀的?#37117;?#20415;呈螺旋式射入了一只类人兽的翠绿头?#23567;?#27178;刀拔出,再一?#30424;?#24320;扑来的一只,再转身一刀?#24618;闭度?#20102;第三头类人兽的头颅中,连?#19981;?#30340;头壳和翠绿的头一并斩开!

          但终究是敌人太多,且周旋范围太小,类人兽们很快团团包围住了吴奇,它们的手臂力量出奇的大,在控制住吴奇的手脚时,锋利的口器对着吴奇身躯的各个部位狠狠咬下!

          皮肤隔着兽皮外套被撕开,剧痛的疼痛好似被钉耙状的锐器扎入,再扭动撕扯!吴奇的两排牙齿紧紧的咬合在一起,他面容已经扭曲,却没有发出一点点惨叫,仍然想办法用双脚借来大地的力量改变被围?#35828;?#21155;势。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发动机鸣叫声忽然接近,装甲卡车以强硬的姿态冲了过来,斜着杀进了类人兽的包围圈,将一两个类人兽直接撞飞出两三米外。一只格外有力的手臂从装甲车头的右车窗闪电伸出,一把抓住了吴奇的左臂,然后将吴奇直接拉了起来。装甲卡?#23548;?#32493;朝前冲去,吴奇也被?#21576;?#24102;飞了起来。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