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15章 残尸遍地 下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6 字数:3221 阅读进度:16/537

          吴奇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隧道,隧道的另一头远在万?#23383;?#22806;。他不知道黑暗深处的环境是怎样的,但他有种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眼前飘浮着一片深不见底的黑雾,雾中已经钻出了多条冰蓝色的冰冷触手,靠近就会被冻的发疼。但他又不得不继续深入黑雾。

          而真正明智的选择,是从这里放弃,退出隧道。

          这也是一种类型的危险感知,从无数场狩猎中活下来的猎人都会逐渐掌握这种能力。吴奇没有周清那样因为基因强化药剂形成“黑暗感知世界?#20445;?#20294;猎?#35828;?#26412;能从来都让猎人自己深信不疑,且从来没有错过。

          “不管如?#21361;?#25506;索任务还要继续。仅仅深入八百米,取得一只样本,可拿不到赏金。”王胜可不会就此畏惧。

          他马上爬上了装甲车的副驾驶,然后对所有人招呼道:“集合,我?#19988;?#25506;索更深的地方。所有人上车,架?#20204;埂!?/p>

          “是,团长。”

          黑铳的佣兵们纷纷上车,佣兵小队的人则搀扶着安逸缓缓地登上装甲卡车后仓,吴奇也是。这回他选了一个角落靠着,这样可以保证自己的视野足够清晰,并且有足够的空间对怪物施展长刀。

          老胡已经在高射机枪前摆好架势,随时应对大量怪物的突然袭击。其他佣兵也都朝?#25343;?#20843;方端好了手里的枪,?#35828;?#24456;?#21462;?/p>

          这时吴奇背后的行囊里有些许躁动,是七月在不安。吴奇朝行囊左侧轻轻拍了拍,用很轻很柔和的语气道:“没事,别紧张。”

          装甲卡车再次发动,朝幽深的隧道深入行驶。路过隧道右边的三米大洞时,吴奇还特地往里面瞧了一眼。不过除了一圈被破坏的混凝土?#26102;?#20869;截面,和洞后土壤坍塌导?#36335;?#38381;的一面土墙外,他看不到其他有用的东西。

          收回眼神,吴奇的精神逐渐提升到了极端敏感的状态,同时密切关注周清的动向。周清在刚才袭击中惊慌失措,现在光看他阴晴不定的眼神和哆嗦的肩膀,就知道他已经慌了神。而且周清时不时将视线对向安逸,吴奇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自责。

          最重要的前哨,还是周清。

          于是吴奇破天荒地主动拍了拍周清的肩膀,周清的肩膀很单薄,吴奇的手掌一拍上去就知道他浑身上下没多少量肉。吴奇侧过头,一双明亮而沉静的眼睛对上了周清的目光。

          “你的能力,很重要。”

          不需要安慰,重要的是发?#38405;?#24515;的肯定。这对于让一个男人振作来说,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嗯。”周清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了很轻微的回应。

          在一众人高度警惕的同时,装甲卡车的深入也再继续。大约深入到了1200米的位置,众人在隧道左侧也看到了一个?#26412;度?#31859;多的大洞。而距离深入到1200?#23383;?000?#23383;?#38388;时,整条隧道的四周开始出现了大范围的破漏。混凝土的洞壁到处都是被挖开的洞穴。不似天然的岩窟,至少岩窟的岩壁表面还是相对整齐的,最多是被水?#36136;?#25110;风化留下痕迹。但面前的隧道,是表面彻底破碎,底下深褐色的土壤暴露无遗。?#36335;?#26377;无数瘟疫种在洞壁与洞壁之后不断穿行过一般。

          地面也是凹凸不平,破穴无数,并且到处堆积着小丘般的土壤,像是误入了一方掘土动工将路面都掀开?#35828;?#24314;筑工地。四条高铁轨道也出现了极?#29616;?#30340;断裂?#22242;?#26354;。最初遇到的那只鲨蜥,显然不拥有如此骇?#35828;?#21147;量。

          “看来这里就已经深入瘟疫种的巢穴了。”王胜心想,他正准备提醒,让所有人加倍警惕随时可能出现的袭击。突然间,后仓传来了周清扯紧了嗓子的大吼。

          “来了!”

          前方十米处的隧道地面,原本就暴露在?#25484;?#20013;的深褐土壤层忽然裂开凸起,一个翠绿色的椭圆体从土壤下方“砰”的顶了出来,飞洒的土壤朝八方喷溅,然后是两只肉色的手从土里伸了出来,将整个躯体抬出地面。

          那是一个两脚站立类似人形的生物,身高一米六左右,全身都是肉色的皮肤。两只手臂挂到腰部,?#31181;?#20165;仅只有三只,且形状怪异。它的脚很修长并弯折,形似猎豹的后腿,大腿表面的肌肉膨胀凸起,?#36335;?#21147;量也和猎豹的大腿一样强劲。最后是它的头颅,一颗被肉色的皮肤包裹住正中央的翠绿色椭?#27531;?#30340;头颅。它的脸活像是镶嵌的宝石,?#24034;?#19979;方则是一张?#25112;?#20102;仍然能看到细密锋利牙齿的嘴。

          众人刚刚看清了怪物的样貌,双方对峙没有超过半秒,类人兽的两只弹折腿就爆发出惊?#35828;?#30636;时速。佣兵们?#31181;?#36523;经百战的突击步枪和*也不是吃素的,不需要王胜下令,前排的三名佣兵?#22836;?#20986;了一轮齐射,顷刻20余发5.56mm?#25317;?#20542;泻到类人兽的全身,灼?#35753;?#38598;的金属弹流?#19981;?#22312;它肉身的皮肤上,竟冒出一连串爆裂的火花。射击在双腿,也仅仅只是稍微阻碍了一下类人兽的冲刺。

          一?#37117;?#38160;的?#25317;?#36328;越五米的距离,急速且精准地贯穿了类人兽的面部,携带着高温与?#30475;?#30340;冲击力的?#25317;?#31359;透了那块翠绿色的椭圆体。翠绿色的椭圆体立马爆裂出绿色的汁液与同颜色的数块碎肉,然后类人兽的身躯就像失去了生命一般,仅仅?#31455;?#24615;向前挪动了几十公分,就彻底瘫倒在地。

          “果然那就是这头怪物的‘头’,其他的是‘甲’。”黑铳的佣兵们心里知晓。

          一朝击发,就没有停下的余地。在第一头类人兽倒下之后,面前的地面就开始出现了多重频率不一的震动,集合在一起,?#36335;?#25972;辆装甲卡车都在颤抖。

          1,3,8,17......短短两三余秒,就有五十个以上头体型相似的类人兽破土而出,出现的地点全部都是地下。不止前方,左右两侧和卡车后方也都有相当数量的类人兽出现。眨眼之间,在无数破土声中出现并重叠在一起的类人兽就把众?#35828;?#35270;野团团堵住,将他?#21069;?#22260;。它们发出了凶暴的野兽叫声,同时发起了冲锋。

          众多佣兵霎时脸色?#37326;祝?#22352;在副驾驶的王胜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心跳的频率也登时升高。不带一点征兆的突然出现五十头以上的类人兽个体,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的。

          不是应该几个几个的出现么,怎么会突然出现海量的个体!

          “齐射,干掉它们!”王胜大吼着下令,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他自己也举起了挂在胸前的HK416,率先对车头?#20063;?#30340;类人兽发起连射。王胜是认证级别两级的精英佣兵,更是黑铳的团长,枪法超绝,从左往右一排跨越三米的连续点射,就是四头类人兽仰面倒下。

          与此同时,装甲卡车的后仓也爆发出雷鸣般的无限轰鸣。炽热的枪弹朝两边和后侧疯狂倾泻,100%是瞄准了类人兽的头?#21487;?#20987;。装甲卡车的前方,老胡的两条粗壮如山峦的手臂也握住了NSV高射机枪的枪把,修长而暴力的枪管沉寂许久终于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喷薄而出的一尺枪焰无休止的?#20102;?#19979;去,左右横移之时,就是大片大片类人兽前赴后继的倒下。威力不负其暴力凶悍的外型。

          类人兽的数量以飞快的速度减少下去,而在数量削减至三分之一的时候,忽然有类人兽在冲锋的时候举起了两条手臂,将翠绿色的头部挡住。5.56mm的步枪弹和9mm的手枪弹无法贯穿类人兽坚硬的皮肤,只能不停激溅起团团的火星。其他类人兽?#27531;?#20223;着做,一时间战线被快速拉进了四五米的距离,而黑铳的佣兵们无能为力。

          关键时刻,一条排斥?#25484;?#30340;金色长线伴随长鸣划空而去,轻松的撕碎了冲锋在第一位置的类人兽的手臂,12.7mm钨心脱壳穿.甲弹高速旋转着挺入了翠绿色的头部,再从类人兽的后脑穿透而出!带出一大团?#23665;?#30340;绿液。

          是高远与他的爱枪JS12.7MM的一发完美的狙击。他的眼神和呼吸十分的平静,哪怕面对?#25343;?#20843;方潮水般涌来的类人兽,双肩也保持着正常的起伏。装甲卡车顶部的高射机枪的装架位本来就在略微靠右,而这左边空出来,正是给高远狙击所用。

          “用穿.甲弹。”王胜厉喝道。同时他也为自己的HK416换上了装穿.甲弹的*,一梭子精准扫射,贯穿了三四头类人兽的手臂,打碎了它们的头颅。

          只是穿.甲弹一盒的价格是?#32960;ㄗ拥?#30340;三倍,这么做与烧钱无异。虽然现在,黑铳的佣兵们别无选择。老胡也为NSV高射机枪换上了穿.甲弹的弹箱,开始点射,稳健而快速的消灭冲锋到距离装甲卡车四米不到的怪物。

          剩下的三分之一类人兽大军在穿.甲弹的攻击下渐渐溃败,类人兽的嚎叫声也被枪械的吼叫声?#24618;?#19979;去。而这一回它们“士兵”的新生速度就远没有之前那么离谱夸张了。阻?#20179;?#20154;视野的类人兽渐渐变少,?#36335;?#26159;黑铳的佣兵们获得了胜利。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