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14章 残尸遍地 上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5 字数:3581 阅读进度:15/537

          隧道的四周是?#30097;?#30340;混凝土?#26102;冢?#19988;因为用途,施工的十分坚固安全,对土层封得严密。硬度方面,5.56mm的步枪子弹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一个不到指甲盖大小的缺口。地面亦如此。装甲卡车从外到内的行程中,途径的地方空气的湿度并不高,是常人感觉不出干燥或者潮湿的正常湿度,但是深入了隧洞800米后,吴奇明显的感觉到,隧道内的湿度隐晦的提高了。

          以吴奇丰富的丛林生活经验,他对潮湿的土壤气味异常的敏?#23567;?#32437;然不?#27934;?#29579;胜在仔细地观察一个直?#24230;?#31859;多的破碎洞壁,吴奇也没有看到里面,但他的皮肤能感觉的到;这种潮湿并不是独从那个破壁处的土壤内部散发出来的,前后左右每一个方向,给他的湿度感受全部都一样。

          换句话说,就是这条隧道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与土壤层完全封闭。这个身体本能得出的结论太过荒诞,吴奇甚至不敢相信。

          在完全的黑暗中,隧道顶部的一小块混凝土?#26102;?#31361;然出现了诡异的移动,小区域的壁土微微凸起,然后向八方自然的流开。一块黑紫色的皮肤从中冒了出来,然后越凸壁土的范围越是扩大,最后黑紫色的东西完全从中挣脱了出来。

          那是一个异样的头颅,人头大小,没有眼睛,鼻孔退化到变成两条短小的线,皮肤上褶皱极多,通体难看的黑紫。嘴巴的部分占据了整个头颅一半的体积。怪物张开了双唇,露出了一张极度狰狞的血盆大口。一根根密密麻麻的足有手指长度的暗红色牙齿,其形状更像是野兽的利爪,而且不止一排,腔内更有尺寸逊色的复数牙群,宛如鲨鱼之齿,恐怖之至。

          怪物的头透了出来,细小的鼻子嗅到?#35828;?#19979;人类的气息,它的皮肤颜色成了天然的保护色,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下,人类就算有夜视能力,除非一直盯着头顶看,否则绝对无法发现它。而事实正是如此,底下十余个人甚至吴奇,都没有感知到它的存在。它类似蜥蜴的身躯一点点从混凝土?#26102;?#20013;流了出来,仿佛天生就是能在其中畅游一般,不发出任何声响。

          “鲨蜥”没有异动,仿佛在挑选第一个袭击的目标。也就在同一时刻,人群中的周清忽然全身打起了寒战。他的右?#36136;?#25351;一直抵在太阳穴上,这样的动作对他而言更能暗示身体发动危险感知的能力。

          在他的黑暗感知世界中,原本到处都充斥着朦胧危险感的环境里,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个体,如果说恐狼在他的感知世界中被想象化为一簇灰白色的火苗,那么现在的这个危险的个体就是一团黑紫色的浊水,出现的瞬间就喷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气。

          “头顶!”周清感知能力的结果反馈给大脑处理的瞬间,他大声呐喊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鲨蜥?#23380;?#32780;有力的四足在弯曲的状态下爆发出120公里每小时的瞬时速度,快到让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躯暴露出来。在急速降落的过程中它张开了它鲨鱼般的血盆大口,对准了周清的头颅,如同蓄力而发的捕*英。

          吴奇转头的瞬间只看到了一抹黑紫色的残影,在他投掷长刀也无法帮到的距离,他眼睁睁地看着鲨蜥的可怖的齿腔与周清的人头?#21767;?#21512;为一体!

          嗤!炙热的血液从被急速切裂的皮肉下飙飞出来,切口细小,冲击之强,让血液都化作了尖利的血箭,四散射出到5?#23383;?#22806;。

          王胜等黑铳的佣兵的视线也全部转了过来。护面甲后,佣兵们的眼睛显露出被震撼的色彩,但专业的素质促使他们马上他们就提起了双臂,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落在人身上的鲨蜥。

          周清没死,而是一脸惊恐的坐倒在一旁的地面。千钧一发之际是安逸?#37096;?#20102;他,代替了他的位置救了他一命。安逸粗壮得像圆木柱的两只?#30452;?#20316;交叉格挡的架势,取代了周清的头颅被鲨蜥咬?#23567;?#40104;蜥口腔两侧尺寸更长三分的牙齿深深地切入了安逸的皮肉里,剩下的牙齿也只差两三公分就能咬进。

          因为是交叉格挡的架势,安逸刚好在危急关头用手掌握住了鲨蜥的两根长牙,让鲨蜥难以将完全啃下。长牙的尖端深深地撕裂扩开了他的血肉,剧烈的疼痛让安逸瞬间头皮发烫,双眼充血,?#21491;?#21464;得模糊。与此同时,鲨蜥两只前足的尖锐利爪也在疯狂的?#25788;?#30528;安逸膀子附近的肌肉,几乎要把整块皮肉撕碎刨开。

          砰!一道?#30452;?#30340;轰鸣突然插入了血腥相持的场面,霰.弹枪的钢弹在极近的距离全数射进了鲨蜥的脑袋。大勇手握着的霰.弹枪的枪口,硝烟似烟花爆散。他眼神惊恐,汗水把他的整张脸?#36879;?#33162;都打湿。

          鲨蜥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全身颤抖的同时,细密的黑血从它褶皱的皮肤上的密密麻麻的小窟窿中溢流出来,它的咬合力大大降低,安逸也在这时得了反击的机会。强化的力量喷薄而出,在根根肌肉发出超负荷的呻.吟的同时,将鲨蜥的长牙从小臂上拔了出来,并将其猛的推开。

          鲨蜥的身躯掉落地面的瞬间,修长的尾巴和四足就开始本能的?#20174;?#36816;动起来,要逃之夭夭。然而黑铳的众人早已等待已久,密集的金属弹流顷刻淹没了鲨蜥的身躯,两秒中弹30余发的它挣扎着飞奔出6米多远后,就?#26519;?#22320;摊倒在地。

          “干他娘的!”安逸吐出一口混合了汗味与血味的呼气,?#23380;?#30340;身体直接摊坐在地面上。粗壮两条小臂上面各两个血洞泉口似的往外流着血,可见鲨蜥这一口咬得多么的深。

          黑铳的佣兵们一部分靠了过来,王胜走到了鲨蜥尸体附近,凝重地观察起鲨蜥的样子。几秒后,他转头望向被其他人包围起来的安逸。

          来自生活资源足够、有安全保障的基地的王胜一直以为,贫瘠的安全区与处处饿殍的荒野无异,而荒野之民都是些为了生存早已将人性抛弃,可以毫不留情背叛同伴的?#19968;鎩?#21487;是刚才那种在行动全靠本能的瞬间,安逸却宁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周清。

          安逸,这个男人比绝大多数底层的?#19968;錚?#27963;得更像一个人。

          王胜站直了身子,心里对这个贫瘠安全区的头领多了几分敬意。佣兵小队的人还在背包里取纱布和消炎药,要把这些在安全区中十分稀少的药品用在安逸身上。王胜走近了两步,用淡漠而不含感情的口吻说道:

          “刘副手,把行军包里的止血喷雾拿出来。”

          刘副手愣了一秒,然后迅速明白了王胜的意?#32908;?#20182;从车上拿下了止血喷雾。这是一管外表具有明显文明时代气息的喷雾药剂,上面写着细密的白底黑字的文字说明,还有医药公司的红色商标。在G011基地,这一管喷雾的价格能卖到400元,治疗效果不?#36828;?#21947;。

          佣兵小队等人和安逸?#34892;?#38169;愕,安逸身为佣兵,自然在基地待过,也清楚止血喷雾的价值。他看着刘副手将止血喷雾里面大量的药雾喷在自己的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深创的裂口快速?#28784;?#38654;冷却凝固封住,往外翻的血肉也逐渐有了一点点麻痒?#23567;?/p>

          “患破伤风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至于?#28872;?#31181;的病毒,只能看你运气了。”刘副?#36136;?#20102;喷雾,为安逸?#27493;?#36947;。显然刚才安逸的救人举动也让刘副手对他的评价提高了。

          安逸面对黑铳佣兵团的善意?#34892;?#29469;不及防,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浓重的感激之情,不像之前那样违心的讨好,而是真正地感动道:“噢,噢!谢谢刘大哥,还?#34892;?#35874;王大哥。”

          “好了,你们几个,把这只?#28872;?#31181;装到标本箱里。”王胜指了黑铳的几个人,挥了挥手道。他转身的同时,忽然发现吴奇蹲在自?#33322;?#36793;。

          “这?#19968;?#20160;么时候过来的?一点声音没?#23567;!?#29579;胜嘴角抽搐了一下,接着吴奇便站了起来,看着王胜,一双黑亮的眸子灵动而有神。

          “你看顶上,这只?#28872;?#31181;是从上面的墙壁上钻出来的,我的听力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它的褶皱皮肤也完全为无声的钻土而服务,恐怕在群体中是斥候一样的?#19968;鎩!?/p>

          王胜顺着吴奇的?#36136;?#21521;上看,但他没有视力强化也没有戴夜视镜,看不太清楚。只能大致看到原本全部?#20132;?#30340;混凝土?#26102;?#20013;突然出现了一个垂直的小型洞穴。这洞穴出现在这个位置,突兀的吓人。

          “你说的不错,多半是会?#30333;?#22303;”异能的?#28872;?#31181;。而且它的身体变异成这个样子.....病毒的暴走程度挺让人意外。”

          王胜回复完吴奇的话,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正经的回复吴奇的话。他明明什么也没做,或者说只分析出了一点自己认同的东西。且之前他还顶撞过自己,险些被自己命令手下杀?#39304;?/p>

          王胜对自己的奇怪?#20174;?#24863;到无声的烦闷,他说:“小子,听你口气,你有听力方面的能力强化?”

          “有一?#30701;?#21147;强化。”吴奇没有反驳的回应道。他?#23548;?#19978;完全没接触过任何基因强化药剂,只单纯从若瑢那里得知了相关背景知识。他敏锐的听力完全是?#22303;端?#24471;,在能力分级水准模糊的情况下,吴奇选择用能让王胜接受的方式说道。

          王胜轻轻地点?#35828;?#22836;,看来这个小子也不是没用。

          “话说回来,既然一头?#28872;?#31181;能做到钻土,那么同类型的个体?#27531;小?#30446;前前进到这里,我一直有种整个隧道都暴露在潮湿通气的土壤层中的感觉,现在看来,或许这个高铁隧道早已是?#28872;?#31181;彻底经营的巢穴了。”

          吴奇将自己深层的感觉缓缓道来。说这些是为了让王胜不局限于已经发现的表面,而是提起更高的警惕。因为王胜慷慨地帮助了安逸,让吴奇对他的负面感消失了许多,甚至有了一分好?#23567;?/p>

          但是这番话却让王胜打了个寒战,一?#32433;?#20837;骨髓的冰凉感,从脚底一直冲上了头顶。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