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07章 恐狼来袭 上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2 字数:3413 阅读进度:8/537

          宛如拉上了黑帷幕的天空被乌云所分割,白黄中带着混浊的月亮被云朵遮蔽大半,星辰的光芒黯淡,废旧路灯几十年前就已停止工作,黑暗的街道上唯有坑坑洼洼的小水洼反射着零星光点,两三只黑不溜秋的乌鸦落在高高的电线上,翘着鸟嘴发出难听的叫声。

          安全区的夜晚并不宁静。

          吴奇入住202室后,就用现有的扫帚抹布将房间大致打扫都一番,并通了风,保证里面的灰尘浓度不会危害自己的呼吸道。在森林洞穴生活的9年经验帮他养成了犹如蟒蛇的进食习惯与节俭的饮水习惯。他摄取了足够的热量,喝了半瓶的水,并将珍稀的肉罐?#25151;?#20102;让七月吃了个半饱后,就给自己裹上厚实的被子,躺到了比兽皮地毯舒适百倍的床上。

          昏暗的房间内,吴奇眼睛对着漆黑的天花板,在脑中勾勒了一遍若瑢的长相,思量着明天该如何向安逸开口打听有关若瑢姐的事情。正当他抱着七月准备睡眠时,门口突然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

          吴奇眉头一皱,心想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打扰,是安逸吗?他只穿着安逸送来的?#36335;?#37324;的黑色背心与短裤,走到门口。

          “谁?”他隔着门,冷冷地道。

          “大人,需要服务么?”门后传来了个一个女?#35828;?#22768;音,声音干哑,刻意压尖了嗓音努力在柔媚的说话。

          吴奇思衬了一秒,脑中忽的出现了躲在废?#36947;?#36974;风避雨的孩子的眼神,他转动门把,打开了一条缝隙。外面的冷风无缝不如地侵袭进来,女?#35828;?#32454;小胳膊尽力地使着力,将门?#29942;?/p>

          落入吴奇眼中的是个气色糟糕的女人,她饱经风霜与饥饿的身体看起来皮包骨头,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淡黄色的皮肤并不细腻,反而略显粗糙;?#29992;?#27927;过的白色衬衫早已被灰尘沾染成?#30097;?#22905;的眼眶深凹进去,一双眼睛?#36335;?#26080;?#31895;?#27700;的水潭中的两颗鹅卵石。

          她努力地挺起脖颈和圆润的胸脯,纤细的手指掩着隐隐的挤弄,想让自己多几分姿色。

          “有何事??#34109;?#22855;毫无?#26143;椋?#30475;到这个女人,吴奇下意识地想起了照顾自己的若瑢,一比较这两者自然有云泥之别。

          女人流露出一点点羞态,然而饥饿迫使她变得大胆,她说:“只要大人您给我一点食物和水,我愿意陪您一晚,两晚、三晚都?#23567;!?/p>

          “我不需要。?#34109;?#22855;没有一丝表情波动地道,他可不会放一个来历不明的危险分子进到自己的“巢穴?#20445;?#21644;自己睡在一起。

          女人看到了吴奇斩钉截铁的冷漠,可当她越过吴奇健壮的身躯,看到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干粮和水时,她的双眼一下子像抓住了?#35753;?#30340;光一般。她立马伸出手扣住吴奇的手腕,将整个身子如软泥般摊进吴奇的胸膛。

          吴奇的身躯结实而有力,每一块肌肉都是在生死边缘以生存与杀戮的磨刀石打磨出的,在身体上各司其职?#21482;?#28982;一体,勾勒出一条条完美的曲线,与他清秀的脸庞相比,充满了含蓄而生命力澎湃的别样野性之美。如果说女?#35828;?#36523;体是冰冷的泥,?#25970;?#21556;奇的身躯就是炙热的火,女人贴了上去,反而自己被?#19968;?#28857;着。

          无论是房间里暖和的温度还是吴奇的体温,亦或是食物的诱惑,都驱使着女人像八爪鱼一样贴?#33162;?#32501;在吴奇的身上,她反手砰地关上房门,使尽浑身力量,将吴奇压在墙壁之上。

          “求求大人您,只需要一些食物,今晚我?#25991;?#24046;遣,什么样的......我都能做。”

          朦胧的黑暗中,女人柔软的脖颈靠在吴奇的肩膀上,用嘴巴轻柔地在他的耳朵间吹着痒痒的风,一只手捉着吴奇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臀上,另一只手沉到吴奇的腹部,?#21482;?#32531;陷到短裤里面。

          吴奇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但被女人冰冷的泥似的身体触?#26263;?#38544;私部位,令他当即就起了厌恶的反应。

          “滚开!?#34109;?#22855;低吼一声,使力震开了女人。或许是他力气太大,一下就让女?#35828;?#36864;好几步撞在房门上,后背缓缓地?#29992;?#19978;滑下,跪坐在地。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到女?#35828;?#33080;上,她睁大眼睛,明显地流露出恐慌的神色。

          吴奇冷漠地望着这个前来讨食企图勾引他的女人,他并非完全不懂,至少若瑢没有忽略这方面对他的知识的传输。只是他讨厌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味、动作以及眼神。

          讨厌,同时也有一丝的怜悯,类?#29942;?#21040;红狐一家的尸首时,对死去的红狐的怜悯。

          吴奇默默地回头,拿了一盒干粮与半瓶水轻轻地放在女?#35828;?#38754;前,说:“拿上然后离开,我不是什么善人,不会有第二次。”

          女人惊讶地看着地上的施舍,她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34109;?#22855;再次驱赶她的时候,她连忙抓住干粮与水爬了起来,眼眶被感激的泪水润湿,不停地鞠躬感恩戴德,然后退了出去。

          一来二去,吴奇的睡意被搅拌地烟消云散,他干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倒在街道旁的饥民、躲在废?#36947;?#30340;小孩、主动送上门来献身只为了一点食物的女人,拥有武力统治安全区又要与变异动物战斗的佣兵......

          这就是人类居住地的模样,犹如一朵断了枝坠入泥土,被践踏蹂躏,沾满了泥水的破碎蔷薇。

          吴奇重回被窝准备休息了,他抚摸了一下七月摇摆的脑袋,将七月毛茸茸的身躯贴在自己怀里。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响起!吴奇顿时警戒起来,半秒之际上半身就直立而起,右手握住了倚在门边的被兽皮包裹的长刀。七月也被惊醒,吴奇拍拍它的脸颊,示意它安静。

          轰,轰,轰!门口不断传来?#26519;?#30340;?#19981;?#22768;,然而随着?#20405;?#30340;一记难听的破裂声,门锁被打断半个,房门被直?#29369;?#32763;在地,?#23601;?#39134;扬。

          旋即,四个持刀的男人闯进了客厅。领头的一个男人有一米七高,穿着老旧的棉外套?#25512;?#27934;的长裤,长着满脸胡渣和横肉,气势汹汹?#33268;?#33267;极?#40644;?#20182;的有一个是鬓角花白满嘴黄牙的老头子,一个是缺了只眼睛的壮年男人,以及最后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小男人。他们无一例外手持?#36710;叮?#22312;看到茶几上摆放着的干粮和水,像见了宝藏的土匪。

          为首的男人眼睛里闪过狼一样的光,他抬脚猛地将卧室的门踹开,又是一阵地动山摇一般的震动,两个人闯进卧室翻开被子,却没看见被子里有人。

          “老大,找不到人!”

          领头的男人粗声?#26263;潰骸安?#21487;能,那个?#19968;?#32477;对在房间里面,找到后杀了他,我们再把这些食物搬走!”

          而就在这个男人这样说的时候,他没有发现像壁虎一样四肢展开潜伏在房门上?#20581;?#22825;花板角落里,用嘴衔着长刀,完全屏息的吴奇。

          吴奇的眼眸流转过一道月色的?#19981;。?#38543;即他无息地落下,手握长刀之柄,在这一刻化作隐忍爆发的野兽,对着领头男?#35828;?#21518;颈狠厉的劈下!

          噗!锋利的长刀光滑地斩过领头男?#35828;?#21518;?#20445;?#28825;热的动脉血狂喷而出,一颗人头应声落下。其他入室盗?#35828;?#33080;上溅到了血喷泉的血?#21361;?#30342;大惊失色地挥起手中的?#36710;叮?#21364;不料在吴奇的脚尖落地之后,他们在无灯的室内连看清吴奇动作的资格都没?#23567;?/p>

          对入侵领地的敌人就要狠厉的杀死!三尺波浪刃的长刀在吴奇熟练的操纵下?#35813;?#22320;划过空气,以精准无比的角度刺中了一?#35828;?#24038;?#30446;冢?#28982;后一点不拖泥带水地抽拔而出,好似用舌头添?#21365;?#40831;的猎豹,对下一个猎物扑去!

          不消两秒,闯入房间的所有盗匪全都倒在血?#31895;?#20013;,除了被断头的领头男人,其他所有人全是?#33041;?#34987;刺穿而死。他们的眼睛失去了行凶者残忍的神采,瞳膜上爬满了不解与恐慌。

          吴奇站在一片尸体之中漠然而立,七月从床的下面一溜而出,踩着敏捷的四足,叼着粗布递到了吴奇面前。吴奇拿过粗布,一遍一遍擦拭起染血的长刀,直至干净为止。

          事后,吴奇清理?#35828;?#19978;的血迹,将所有尸体扔到了楼下。在一个又一个肥大或瘦小的身体坠落在水泥地上之后,吴奇瞥到了一个蜷缩在街角的女?#35828;?#23608;体。

          她的手边散落着空?#21561;?#30340;水瓶和干粮盒子,身上的灰衬衣被粗暴地撕烂,满是?#25749;?#30340;身躯暴露在瑟瑟寒风之中,一动不动。淡黄干枯的脸上,充斥着哑声的绝望。

          她已经断气了。

          吴奇默默地望着女?#35828;?#23608;体一秒钟,然后退回到房间里。

          翌日早晨,阴天,住宅区的楼下。一群衣衫褴褛的饥民在住宅区外的街道上围观着,平时街上横尸几个人他们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但是今天,这三个死状全是?#33041;?#34987;刺,还有一个被断了头的趴在地上的尸体却震惊了他们。

          维护安全区?#20995;?#30340;佣兵小队来了大半,周清、老康、大勇、阿兵都在了。

          安逸披着老旧的皮夹克、背着霰/弹枪急匆匆地赶到,四个队员全部齐刷刷地看向他。

          “队长......”周清添了添干燥的嘴唇,六神无主地道。

          安逸扫过地上的四具尸体,他认出了这几个?#19968;?#30340;样子,可不就是昨天在小巷里强.暴女人被他用?#38706;?#29305;响尾蛇吓?#35828;?#20154;渣么。

          随后,他抬?#24223;?#24038;看,看见了房门都塌掉?#35828;?02室,不由得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