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04章 野兽之王 下

          小说: 黑骑 作者: 夕山洵 更新时间:2018-09-28 05:25:50 字数:3748 阅读进度:5/537

          ?#37326;?#30340;街道,早已熄灭了不知多少年的路灯,夹杂着蟑螂老鼠爬动声的石砖墙壁,腐臭恶心的劣质地下水漫出了窨井盖,蔓延到漆黑的小巷子里。小巷子里有混乱的嘶吼人声,以及发出惨叫与求饶的女?#35828;?#22768;响。躁动不堪的恶劣与无耻挤满了黑不见底的小巷,这让路过的安逸想要作呕。

          安逸是个年方三十二的佣兵,一身狩猎中打磨出的粗壮肌肉与经验、挂在背上的温彻斯特M1893霰/弹枪,插在腰间的柯尔特响尾蛇,让他成为了安全区中数一数二的年轻强者,他生于黑夜时代的中期,以一介无变异无异能的纯人类身份活了下来。没有经历过那个黑夜时代的人类大概难以想象,在变异动物、瘟疫者、先驱者充斥的末世绝境的时代,一个实力链最底?#35828;?#32431;人类,能有多大的?#20197;耍?#25165;能存活下来。

          事实上,他也是依托先驱者亲戚的关系才在幼年时有一口饭吃,又在后来加入佣兵集团,在所有队员牺牲的情况下,凭着狗屎运完成了一个重大的任务,独吃了一笔数目不菲的钱;他用这?#26159;?#36141;买了超级士兵公司售卖的基础基因强化药剂,?#20197;说?#25104;功成为了一名基因强化人。有了这样的根基,安逸?#21589;?#21040;了今天。

          安逸的身份,是驻守这处SW0304安全区的佣兵队的队长,他统领一支8人佣兵小队,负责保护安全区的?#29992;?#19981;被山野中跑下来的变异动物杀害,同时也兼管食物发放工作的秩序维持活动,久而久之,就成了?#23548;?#19978;的区长。

          有保护自己与他?#35828;?#21147;量,还有可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力,这让每天晚上想爬上安逸床上的年轻女人多到数不胜数。安逸曾经为?#22070;?#21916;,可肉少架不住狼多,一天天下来,不堪重负的身体和难看的?#36136;?#35753;他看透了安全区的一?#23567;?#22312;这里,人命与尊?#20808;?#33609;芥,他收取金钱保护安全区的?#29992;瘢?#21487;他不止一次询问自己,他保护的还是?#29992;瘢?#25110;者说,还配称之为人么?

          路过满是刺耳声音的小巷,安逸就愈感烦躁,他多次踏出迈过小巷的一步,最终还是不忍灌满耳朵的恶心声音,转身朝漆黑的小巷中走去。

          很快,安逸就望见了被4个脱光?#36335;?#30340;男人压在地上的赤条条的女人,女人只剩一口气,身上有许多龌龊的伤口,而那几个饿狼般的男人似乎还在兴奋中,?#21482;?#19981;停地?#19981;?#30528;身下的猎物。

          安逸的?#25104;?#20919;了下来,他拔出腰间的柯尔特响尾蛇,啪地一声转动左轮的弹仓,推上子弹。子弹上膛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兴奋中的几个男人,那黑洞洞的枪口是暴力的代名?#21097;?#20182;们面面相觑,又对上了安逸冷若冰霜、审视恶心人渣的眼神。

          “滚!”安逸说道。几个?#21482;?#30340;?#19968;?#36830;忙爬了起来,将脱了满地的?#36335;?#25220;起?#22242;堋?/p>

          安逸懒得为这几个人渣浪费子弹,但这几个人渣可赌不起自己的性命。不过就算是安逸不用枪,单凭拳脚,也足?#38405;?#21387;这?#21644;?#34920;粗暴内里软弱的?#19968;鎩?/p>

          一群人离开后,只剩安逸和那名被蹂躏的女?#22070;?#22312;原地。女人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原?#20928;?#31639;嫩的有点价值的皮肤,已经破烂不堪,处处伤口。

          安逸蹲下来,手指放在女?#35828;?#40763;子前,发现她已经断了气。

          安逸心中升腾起一股愤怒,遂被无情的?#36136;?#25171;碎。他不是济世救?#35828;哪强?#26009;,与其说是怜悯这个?#20197;?#27602;手的女人,驱使他行动的还是?#38405;?#32676;畜生的痛恨。

          今后,他还会继续痛恨这群畜生。

          安逸草草将?#20973;?#30340;?#36335;?#30422;在女?#35828;?#23608;体上,转身离开了漆黑龌龊的小巷,而在这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安全区内,有无数幽暗的小巷,正在重复这样的事情。

          回到自己的营地,一间有灯有整洁家具的宽敞屋子,天色正晚,安逸正打算躺下休息,忽然听到营地外响起的阵阵敲钟声。

          他揉了揉满是疲倦的脸,骂了一声:“他娘的,到时间了,又得给那群?#22766;?#21457;粮食。”

          安逸动作粗暴地将老旧的皮夹克重新套回身上,穿鞋走到墙边,一把拉过霰/弹枪的枪带,背在身上。

          五分钟后,安逸和两名佣兵队的佣兵站在小镇的广场上。?#37326;?#30340;?#19979;?#21644;年久失修的电线杆围着?#37326;?#30340;广场,广场的地面上有许多砖石翘起的破裂处,还有五十年前的泛黄的小广告?#29616;劍?#22825;空阴沉得?#36335;?#40657;铁压在活?#35828;?#32937;膀上,空气中四处飘着难闻的灰尘。

          这里用几张塑料桌子和蓝色布棚搭起来了一个小型食物发放站,桌上摆着五大锅熬的稀烂、飘着几根菜叶的粥,还有几个接近保质期的肉糜罐头。而桌子的对面,早已排起了背上背着草药筐的饥民的长龙,每个饥民都是一身破烂破口的脏?#36335;?#26377;的还拖着磨烂了几年的鞋子,和文明时代的贫?#31400;?#20062;丐没有分别。

          与他们相比,穿戴整齐甚至还能隔几天换件牛仔裤夹克搭配一下的安逸,简直就是贫?#31400;?#30340;土?#23454;邸?#23433;逸站在一个小台阶上,换上了一副趾高气扬的霸道表情,他无需扩音器就吼出了让整个广场的人?#32487;?#30340;清清楚楚的声音。

          “一筐药草1元钱,1元钱一碗粥!采集到高价值药草的交给?#21592;?#30340;监督员审查,高价药草一筐可换3元,肉罐头30元一个,先到者得,换完为止!知道你们饥饿如狼,本大爷重述一遍规矩!如果有胆敢在这广场,公然?#34013;?#20182;人劳动所得者,本大爷会用这把枪在你的胸口开一个通气的洞!开?#21450;桑 ?/p>

          安逸纵手一挥,分发食物的工作人员和长龙便开始忙碌地动起来,安逸站在高台上睥睨地望着每一个上前换食物的饥民,他们有的是伤痕累累的青少年,有得是命去了大半截的中年人,极少数是女性。因为上山采药是困难度不低的工作,除了要走远且难走的山路,还要辨识山脚下的药草?#20998;鄭?#19988;就算挖到了药草,还要担心闻到人味儿的变异动物,与拦路抢劫的恶霸。?#36127;?#27599;一天能够安安全全地站在这里换一两碗粥在今天活下来,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而没有工作能力的人,安全区不养也养不起,就任他们在绝望中饿死。除了剩些人样的女?#22070;?#26377;点价值,没有?#22070;?#21487;怜施舍活着浪费空气的废物,他们就算抢食作乱,?#19981;?#34987;安逸等?#22070;?#27609;?#32972; ?#26432;鸡儆猴。

          在绝望与食物缺乏下建立秩序,需要血腥的武力,与幸存者心中逐日建筑起的畏惧之心,在这一点上,安逸做的很好。

          一个黝黑瘦小的男孩换完了粥,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铁腕,他的四处转动的小眼睛和佝偻的身子活像一只过街的老鼠,而当他有离开广场的趋向时,无数因饿凶狠到发绿的眼睛直刷刷地锁住了他。一旦他?#20381;?#24320;有安逸等监督者管理的广场,他们就会从各种幽暗的角落、关闭的店门后冲出,将小男孩手中的食物夺走。

          小男孩当然不敢,他走到一处无灯的小巷口,对里面挥了挥手。不一会儿,里面出现一个扶着墙走的中年女人。女人已经瘦?#36731;?#23755;,身上的?#36335;?#20840;是破麻布搭凑起来的,她红褐色的皮肤和一摸?#22242;?#21040;骨头的身躯,没?#24515;?#20010;想要发泄的男人?#25954;?#25509;近。

          “妈妈,快?#21462;!?#23567;男孩颤抖地端着他拼了命工作一天换来的食物,递到?#30422;?#30446;前。而那个女人露出一个脆弱而无力的笑容,接过了粥。

          她只喝了五分之一,就把粥递回给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你?#21462;!?#22905;声音平静,好似已经对?#36136;?#32477;望,作为?#30422;?#19981;能养儿,反而沦落到要孩子来养,如果是自责是木桩,那她的身心早已被木桩簇所穿刺。让她留着一口气活在世上的,唯有对孩子的不舍。

          小男孩望着?#30422;祝?#30524;眶不可?#25346;?#22320;露出泪水,他也尝了一口,然后再把粥?#36879;盖住?/p>

          “妈妈,一人一口。”

          如果放在文明时代,这样的一幕围观的人怕是有不少落泪相助了,但是在这个黑夜后的黎明时代,对还未从黑夜中彻底挣扎出来的安全区的?#29992;?#26469;说,?#25954;?#24110;助这?#38405;?#23376;的人数,为零。

          因为大家都只剩一口气吊着,有工作能力的人除了养家人,哪又有善心和余力去帮助。

          很快,本就不多的一碗粥就只剩下最后五分之一,小男孩想让?#30422;?#21917;,?#30422;?#20351;劲拒绝,两人靠墙坐在广场的角落,已经没多少人关注这?#38405;?#23376;。

          这时,一个坐在母子?#21592;?#30340;老阿婆突然探身子过去,她颤颤抖抖地?#38405;?#20010;小男孩伸出皮套骨头的手,可怜地道:“好孩子啊,你们母子俩都吃到东西了,阿?#21589;?#39295;着,阿婆快要饿死了......求求你,好孩子,能不能把剩下的粥,给阿婆......”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阿?#29275;?#21452;手顿时紧紧地捧住了铁碗,但看着可怜的老阿婆那一声声?#36127;?#26159;半死的躯体内发出的呼唤,心?#23383;?#28176;发软。小男孩于是向?#30422;淄度?#27714;助的眼光。

          “儿啊,有多的,就你自己吃吧。你明明在长身体,一碗粥怎么够。”?#30422;?#25242;摸着小男孩的头,苦笑着说。

          小男孩明白了?#30422;?#30340;意思,他低头准?#36127;?#26368;后一点粥,好在明天努力工作,为?#30422;?#24102;来?#35753;?#30340;食物。但他还是不忍地转头看了一眼阿?#29275;?#22914;果他不给对方食物,可能她几个小时后就会死了。

          但如果给了,自己和?#30422;子?#33021;活得了几天呢。

          小男孩狠下心下了抉择,他捧起碗准?#36127;?#23436;,却不料老阿婆突然抓起地上的拐杖,猛地刺伤了小男孩的左腰,小男孩惨叫一声向右边跌去,铁碗落地,剩下的五分之一碗粥全部倒在地上。

          老阿婆?#36335;?#31361;然有了力气,她像一头饿极?#35828;?#37326;犬扑向?#35828;?#22312;地上的那?#20179;啵?#29992;舌头?#20260;?#22320;添起来,把这点食物送到嘴里。

          然而一道阴影忽然在这时罩向了抢食的老阿?#29275;?#23433;逸面若寒霜,?#36335;?#22320;狱中的恶鬼,他冷冷地吐出一句话,

          “公然?#34013;?#20182;人劳动所得者,死!”

          砰!柯尔特响尾蛇奏响残暴的乐声,平地溅起污浊的血花,老阿婆的脸啪地落在地面上那?#20179;?#20013;,失去光彩的眼神里还留着生前对食物的渴求与一丝疑惑。这给所有虎视眈眈的饥民们,肩上压下了恐怖的沉铁!

          维持秩序的魔鬼监督员安逸,从来不会吝啬他的子弹。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