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对不起,被遗忘的那二十年

          小说: 腹黑首席别嚣张(丁小贱) 作者: 丁小贱 更新时间:2019-04-24 14:52:47 字数:3332 阅读进度:255/378

          柳笙歌也是吓了一跳,她皱着眉头把童安然压住,见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来,又用力的捏开她的牙齿防止她咬到自己的舌头。复制网址访问

          这一番折腾,等到停了下来,两个都受伤的人都气喘吁吁的瘫在了床上。

          童安然面色苍白的看着照片,她颤抖的伸出手把那张照片贴在心头的位置,眼泪让她的视线模糊,她喃喃的叫了一声:“爸爸……”

          为什么会忘记了呢……

          明明应?#30473;?#24471;清清楚楚,这张脸,明明应?#30473;?#24471;清清楚楚……

          为什么会忘记了……

          忘记了二十年……

          她紧紧咬住嘴唇,脸上浮现出悲戚的表情,就算是一面,就算是?#33145;?#29031;片,她也知道,这个人是她的父?#20303;?/p>

          她抱着件哭了许久,眼泪不知道为何而来,甚至不知道为何如此悲伤,根本无法止住。

          柳笙歌微微皱着眉头,她等到童安然哭够了,才伸出手拿着纸巾给她擦拭了一下眼泪。

          “这些人……”童安然颤抖着唇轻声问道,“都是什么?”

          “这些都是一个兵团里挑选出来准备的军方卧?#20303;!?#26611;笙歌垂眸看着那些照片,这些人,这么多年以后,应该是一个都不剩下了吧。

          “三十年前,边境一处毒。品横溢,军方为了打击犯罪,抓到毒枭,派遣了二十五名优秀的军人进行卧底,最后成功潜入了五个。你的父亲便是其一个。”柳笙歌轻叹了一声,“你的父亲,在进行卧底的时候,跟毒枭的女儿祝灵安相识,因为她的赏识,很快就进入了毒方的内部。随后,又因为一次挡枪的?#24405;?#35753;毒枭提升他为左右臂膀,并且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

          “卧底时间长达五年之久。那个时候你父亲和你的母亲已经结婚两年了,夫妻恩爱……”柳笙歌说到这里,不禁笑了一下,带着微妙的讽刺,“不过正邪不两立,就算恩爱如何?必定还是要出祸患。五年之后你母亲怀孕,毒枭那边却发现了卧底,经过严刑拷打,很快就排查出了五人,你的母亲最早接到了消息,以最快的度通知了你的父?#20303;?#28982;后两个人私奔了。”

          童安然听着这个故事,这听起来像是一本三俗的小说,这就是她的身世?

          她茫然的想,为什么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她抱着自己,只觉得寒意从脚尖顺着脚踝往上攀爬,冷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紧紧咬住唇瓣,鼓起勇气问道:“后来呢?”

          “后来?”柳笙歌看着照片,道,“自然是东窗事发,你外公因为这件事十分震怒,连夜派人去搜寻。但是那个时候,你父母已经身在国外了。”

          “在国外的时候,你父?#33145;?#20102;一段安静的生活,半年之后,就有了你。一去就是四年,但是期间,国内一直没有放弃对你父亲的搜寻,不仅仅是军方,还?#24515;?#30340;外公。”

          “四年后的一天晚上,你的父亲接到了一个机密的电话,并且让他犯下了一生最后悔的举动——回国。”

          “你猜猜,是谁打给他的?”

          柳笙歌转过头看向童安然,她嘴?#26538;?#36215;一抹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容,轻声道:“就是凌团长。他对你的父亲说,国内军?#25581;?#32463;撤销了对他的密令,毒枭也被一打尽,可以回国了。”

          “那个时候你四岁,有一对恩爱的父母,他们疼爱你,宠爱你,一家三口,只羡鸳鸯不羡仙。”柳笙歌看向童安然,轻声的,几乎是带着诱惑的问道,“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童安然捏住了手指,她心跳微微加,在这片悠远的夜色里,她整个人都像是浸在冰水里。

          脑有什么东西在飞快的?#20102;?#30528;,记忆的碎片像是要割?#22235;?#31070;经,她咬住嘴唇,嘶哑着声音问道:“什么?”

          “根?#20037;?#26377;什么密令,毒枭也并未祛除。”柳笙歌笑了一声,“凌老爷子为了加官进爵,把自己的手下卖掉啦。你父亲带着你母亲一回来,就遇到了警方和毒枭那边的?#39134;保?#22240;为机场被严密的控制起来,进入这个城市之后,你们一家人只能进不能出,活生生要死在这里了。”

          “后来的事情,你应?#30473;?#24471;。”柳笙歌看着童安然的脸,凑过头在她耳边道,“你怎么可能忘记呢?是谁在?#39134;?#20320;们,是谁逼死了你的父?#28014;?#30495;的很惨啊,在逃亡的过程,车翻了,你父母葬身火海,而你也受了重伤,在医院活活呆了一年才出院。”

          ?#21834;?/p>

          童安然没有说话,只是呼吸越来越沉重起来。

          她抬起眼紧紧盯着柳笙歌,赤红着双目厉声道,“你说谎!爷爷,爷爷才不是那种人!”

          “哼。”柳笙歌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说的你多了解他似的。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一般的光明磊落,他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你?明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却不跟你说,不是心里有鬼又是什么?”

          “那你也不能证明,你说的话都是真的!”童安然颤抖的捏着那叠件,嘶哑着声音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爷爷又为什么要弃政从商?他又为何要救我?他又为何要收养我!”

          “心虚吧。”柳笙歌轻笑了一声,淡漠的道,“或者为了弥补?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哦对了,他还为了避免你恨他,还找催眠师把你四岁之前的记忆全封锁了。不过看你刚才那副样子,催眠快失效了吧?”

          童安然脸色白?#30473;?#20046;透明,她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眼睛不安的转动着,一些零碎的记忆出现在脑海里,她?#33145;?#37027;模糊的影响,似乎听到了有道温柔的女音在叫着她的名字:“小安然?小安然?”

          她眼泪再次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她用力的捂住脸,颤不成声。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20197;?#20040;可以忘记你们二十年?

          童安然浑浑噩噩的哭了许久,等到停止下来,天已经微微亮了。

          朦胧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她坐在床上,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凉。

          柳笙歌在旁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好像怕她昏倒似的。

          童安然用冰凉的手背抹去脸上的眼泪,她从巨大的冲击里慢慢冷静下来,但是心里却还是不肯相信柳笙歌说的话。

          她想起凌老爷子往日里对她的疼爱,那真的是一个老人对孙女的疼爱,完全不惨水分。

          难道这个也是心虚吗?

          她搞不明白,她不懂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凌老爷?#21491;?#32463;死了,她连去询问的人都没有了。

          她不知道该去相信谁。

          柳笙歌这个人这么莫名其妙,会不会是为了诓她而故意说的?

          她心里头各种猜测沸腾,脸色越来越难看。

          “好了。”

          柳笙歌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走?#25581;?#26049;把窗帘拉了起来,屋子里陷入了黑?#25285;?#22905;走过来对着童安然道:“奔波了一夜,睡一觉吧。再不睡,凌翌辰那边的人可能都要找上门来了。”

          童安然被她不由分说的压进了被子里,柳笙歌利落的把被子给她盖上,然后拍了拍手,对着她道:“你想吃什么?等天亮了我给你买?”

          童安然躺在床上,摇了摇头:“不用了。”

          柳笙歌轻啧了一声,“随便你。”

          她转身往门外走去。

          过了片刻,房门再次被打开了。

          柳笙歌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看了童安然一眼,确定对?#25581;?#32463;睡着了,才走?#25581;?#26049;,点燃了能让人?#20102;?#30340;焚香。

          ************************************

          童安然这一睡,再?#20301;?#21040;了梦里。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女人紧紧抱在怀里。

          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她做过无数次却一次一次遗忘了的那个梦。

          她抬了抬眼,便看到了自己的父?#20303;?/p>

          他看起来跟照片里一模一样,只是戴了一副眼?#25285;?#30475;起来气质更加沉稳凝练,如同大学教授一般温尔雅,带着书卷气。

          童安然想,她肯定是长得像父亲的,他们有一双同样漆黑的眸子,同样柔和的轮廓。

          只是童之沉看起来更加偏?#34892;?#21270;,气质更加沉稳。

          此刻他正在开车,那张带着书卷气的脸上泌出了冷汗,这是他们回到M市之后的又一次逃亡,自从回来之后,他?#28508;?#20174;未停下过脚步。

          她被自己的母亲紧紧抱在怀里,她忍不住想要抬头看她,但是因为角度,她始终看不到她的脸,只能感觉到女人越发紧绷的呼吸,还有她落在她脸上的长发,带着一股她熟悉的清香。

          她心里突然很?#21387;?#24525;不住叫了一声:“妈妈……”

          女人一瞬间紧紧抱住她,柔声安慰道:“别怕,小安然,爸爸一定会带我们出去的。”

          他们的身后,十几辆黑色轿车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一副要赶尽?#26412;?#30340;姿态。

          童安然呼吸紧绷起来,她看到了前面的拐角,她像是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尖叫起来:“爸爸,不要——!!”手机请访问:(https:///book/66802.html)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