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96章 装不下去了

          小说: 不曾逝去的青春爱情 作者: 细水长流 更新时间:2015-01-18 07:12:07 字数:3469 阅读进度:100/260

          曾涛指的地方是江边一家有名的夜吧,下了车,韩彬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的万朝晖直直的盯着他的后背,难道我真的看错了他,看他熟悉的带头样,难道他是这里的常客?

          进了店里,万朝晖的心就开始高度警惕了,这里哪有什么节目看,根本上就是一群男女在鬼混,*、亲热甚至抽烟,在万朝晖看来都不足为奇,就怕是在吸毒,想到这里,万朝晖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的眉头开始紧蹙,警惕防范心理顷刻间加强,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带路的韩彬,今天,我倒要好好看看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如果是我看错了,我便再也不会浪费时间纠缠你了。

          突然,韩彬猛的扭转头来往回走,他眉宇间泛起了明显的表情纹,甚至用手散去飘到眼前的浓浓?#28059;恚?#36825;一细微的发现,令万朝晖不禁暗自欣喜,看来,你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来,你也不?#19981;?#36825;种地方。

          出了夜吧,韩彬对一旁的曾涛小声说道:“我们还是去迪吧看节目吧!”

          曾涛点头,于是又拦了一辆出租车,不一会儿,便来到韩彬指定的迪吧门前。依旧是韩彬在前面带路,通向大厅的走廊上,万朝晖耳边开始响起快节奏的音乐,走进大厅里,她仔细环顾周围摇摆身躯的?#24515;?#22899;女,比起刚才那夜吧,这里要感觉好多了,让她稍微放松了警惕。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四人来到一张空桌前。在嘈杂的音响?#31361;?#26263;的霓虹灯中,服务员拿出一份饮品列单给韩彬。

          韩彬将列单递给万朝晖,让她点,万朝晖看着上面写的都是饮料啤酒之类的,她可不想喝酒,饮料有色素和碳酸化合物,对人的身体健康也不好,于是说道:“给我们来两瓶绿茶吧!”

          “来这种地方。哪里有人喝茶的!”韩彬不知道万朝晖是不是在伪装,冲着她大声吼叫道,只是周围的嘈杂声淹没了他的说?#21543;?#21548;上去并不像在吼?#23567;?/p>

          万朝晖狐疑的看了一下周围,别人都在喝啤酒,包括那些女孩,不服气的她瞪了韩彬一眼,“那我们也喝啤酒吧!”

          “六瓶啤酒,两包爆米花!”韩彬对服务员说道。他是笑非笑的看着万朝晖。眼神里充满了审视,敏感的万朝晖微微抬起下巴,显示出一副坚不可摧的倔强神态!

          万朝晖仔细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人挺多的。?#38405;?#36731;的?#24515;?#22899;女为住,他?#20146;?#30340;位置刚好可以正视前面的大舞台,她也非常好奇:到?#23376;?#20160;么节目可以令这么多的人?#19981;?#35266;看啊?

          这时候,服务员将啤酒和爆米花端上来了,另外还拿了两盒塞子,一个里面有六个。万朝晖不禁纳闷:拿这些东西来干什么呀?

          韩彬撕开爆米花,摆放到万朝晖和叶彩云面前,倒是曾涛像老手一样开始教叶彩云如何玩塞子,万朝晖静静在旁边聆听。好一会儿,叶彩云还是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只是万朝晖立刻就听明白了,这不就是和玩梭牌差不多的意思吗。以前在家?#25351;?#19978;班的时候,万朝晖一直住在二叔的酒楼里,他那里可是一个赌窝,看九点、玩梭?#21860;?#25512;牌角、斗地主、搓麻将一一具有,堂弟万泽明?#19981;?#25289;着万朝晖,强行把她当学徒,手把手的教她玩这些,过足了师傅的瘾,也尝尽了赢的喜悦心情。

          终于,叶彩云会玩塞子了,只见她玩得很起劲,笑声不断。万朝晖冷眼旁观:看来这曾涛倒是挺熟悉这种场合的,莫非他才是?#28783;倒?#39038;啊?至于一?#38405;?#19981;作声的韩彬,万朝晖反倒猜不透他是不是经常到这种地方来消遣,?#20381;?#23376;?万朝晖不反?#38405;?#20154;来这里,也许是为了应酬,也许是为了发泄,但是如果是常客,她就不能接受成为男朋友或者老公了。

          万朝晖假装开心的看着曾涛和叶彩云玩塞子,不经意间,她会时不时偷偷瞟一眼身边的韩彬,只见他默不作声的喝着啤?#21860;?/p>

          “我俩来猜拳吧,这个让万朝晖和韩彬玩吧!”叶彩云看出了万朝晖的心事,她对曾涛说道。

          万朝晖回转头来面对着韩彬,显然他没有拒绝的意味。终于可以和韩彬面对面了,万朝晖脸上不自觉的洋溢着快乐的微笑。

          “我是第一次玩,不是很熟!”韩彬解释道。其实韩彬来过一次迪吧,但是没有玩过塞子,这会儿,对于玩塞子是一点即通。

          ?#28909;?#20320;是第一次玩,那么这种地方,你也应该很少来罗,万朝晖心里美滋滋的,?#19968;?#19981;是第一次玩,只是我一下子明白是怎么个玩法罢了,不过爱逞强的万朝晖不想被韩彬看贬,认为她是没有见识的,所以故意装出一副很会玩的样子。

          韩彬很聪明,一会儿,他就对玩塞子轻驾熟路了,不禁令万朝晖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第一次玩,不会是骗我的吧?因为韩彬明显比曾?#25991;?#23376;灵活,竟然会使诈,是这么回事,万朝晖盘中有两个五点的塞子,于是她开始试?#21483;?#30340;报出了一个五,韩彬跟着报出两个五,那么万朝晖自然猜测他的盘中也有五点的塞子啦,于是又顺着报出了三个五,韩彬?#25351;?#30528;报了四个五,万朝晖接着?#30452;?#20986;了五个五点,没有想到的是韩彬诡异的笑了一下,说道:“我不跟了!”结果揭开盒子一看,他盘中一个五点的塞子都没有,万朝晖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她按住韩彬的塞子瞪着他,孩子气的大声说道:“你骗我!?#27604;?#24471;韩彬咧着嘴,开怀大笑。

          其实万朝晖是故意装作孩子气的模样,能够看到韩彬的笑?#24120;?#30495;是很难得的,她的感觉真好。眼神瞬间变得柔和,真希望他可以一直这样笑着,快乐着!

          这时候,节目开始了,首先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拉小提琴,她一改往日的优雅旋律,演奏的是欢快的曲调,伴随着她那轻盈的步子。给人带来愉悦的欢快情绪,万朝晖看了也不禁?#19981;叮?#21734;,是这样的节目啊,没有什么嘛,我也很?#19981;?#21834;,于是她的警惕性一下子松散了,看来是我小题大做了,她偷偷看了一眼认真看节目的韩彬。他那张脸看上去挺端正的,一派正气禀然的样子,看来。是我小?#38590;邸?#35823;解他了。

          正当万朝晖反省自己的时候,新的节目开始了,只见一位身?#30007;?#38271;,曲线优美、浓妆艳抹的女子穿着紧身的上衣,丰满的胸脯在微微气喘中起伏波动不已,超短的薄?#24266;埂?#22312;优雅的舞姿中来回的摆动,更令万朝晖想不到的是,那台上表演舞姿的女孩突然往一根直立的钢管上攀岩,周围的吹风机将她的超短薄?#24266;?#25670;飘扬起来,里面的红色内ku在半空中若隐若现的。令在场的男人哗然一片吹嘘声,整个场面的氛围显得?#20301;?#36855;?#25671;?/p>

          原来这才是经典的节目表演。刚才那个只不过是小插曲,我太傻了,怎么笨到这么无知单纯,竟然还天真的以为只是简单单纯的表演,我真的不该来,万朝晖看着韩彬直视着舞台,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心觉得好痛,想被利剑划出一道深深的?#25749;郟?#30140;得揪心,难受,我真的不该来,真不该来看到这么真实的韩彬,原来他和其他男人都一样,是我美化了他,忽然,万朝晖的眼角涌现出了失控的泪水,好在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向舞台,她迅速的擦去泪水,并告诫自己:万朝晖,不要哭,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不值得!

          既来之,则安之。我可不让别人看到我的真心,我那单纯无邪的美好心灵是这些人无法明白的,万朝晖又开始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邪样了,平常不沾酒的她,此刻开始吧啤酒当水来灌饮,一口气就吞咽了半来瓶,并且也装得晓有兴致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其实她眼中全是愤怒和迷茫,她?#32431;?#30340;闭了一下双眼:我万朝晖有?#23478;?#26469;第一次看走了眼吗?耳边音响混着尖叫声口哨声达到了鼎沸,万朝晖的心却异常冷静,透着冰冷的一丝凉意。

          接着,令人兴奋的high音乐响起来,台下的人群纷纷走上舞台。韩彬突然拉了一下叶彩云的?#30452;郟?#20004;个人就这样走上了舞台。

          万朝晖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俩朝着舞台走去,一旁的曾涛尽然不动声色的坐着,难道他不在意叶彩云被韩彬拉去跳舞了吗?他不嫉妒?万朝晖的心象被什么撕裂了,她不是在怪叶彩云,她在怕,她不愿意看到韩彬在舞台上尽情激烈摇摆的样子,那就意味着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被韩彬玩弄了感情,也许他早就在背后嘲笑我的无知和愚蠢了,万朝晖的自尊心强烈的受到了?#30899;ぃ?#22905;再也控制不住了,突然站起身来,“我去上厕所!”

          关上厕所里的单间门栓,万朝晖歇斯底里的爆发了忍耐已久的情绪,她的眼泪一下子涌现出来了,音乐的嘈杂声令她听不见外面的说?#21543;?#21516;样的,周围的人?#20004;?#22312;兴奋当中,亦听不到她失控?#32431;?#30340;声音,“啊……”,万朝晖突然放声?#32431;?#36215;来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大白痴,一直都不?#22024;?#30007;人感情的她,却神出鬼没的?#32784;?#20110;韩彬的与众不同,现在终于看到真实的他了,终于笨到落入韩彬那伪装成正人君子般的圈?#23383;?#20102;,交出了真心,换来的是韩彬的嘲笑……万朝晖的自尊心承受不了这次巨大的打击,她在厕所里咆哮的?#32431;?#30528;……忽然,万朝晖停止了哭泣,冷静的告诉自己:我不能哭,否则眼睛会很快浮肿起来的,被韩彬看见,只会在心里更加嘲笑我的无知和愚笨,反正,我也从来没有亲口告诉过他:我?#19981;?#20182;!至于短信,那又怎么样,我可以不承认的,?#28909;?#20320;在玩弄我的感情,那?#19968;?#19981;是可以玩弄你,谁会?#22024;?#25105;真心?#19981;?#20320;爱你啊!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