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72章 我喜欢你

          小说: 不曾逝去的青春爱情 作者: 细水长流 更新时间:2015-01-18 07:12:07 字数:3270 阅读进度:76/260

          准时六点半的时候,韩彬还没有出现,万朝晖竟然沉得下心来默不作声的静坐着,她心理觉得:如果韩彬对她是真心的,他?#27426;?#20250;找到她的。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韩彬仍旧没有出现,摊位上的老板娘有些不高兴了,也难怪,人家是小?#26087;?#24847;,占据她的位置不点菜,影响别人做生意,“不好意思,您再等一下,我的朋友马上就会到了!”万朝晖陪着笑脸说道,她仍然没有起身去给韩彬拨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近在咫尺的缘分,万朝晖忽然害怕了,她觉得老天爷给她一样东西,必然会从她手?#24515;?#36208;另一样东西的。老天爷已经收走了她最爱的外公,二姨和表妹,如今在万朝晖心中,正真值得珍惜的东西已经太少了,韩彬暂时对她来讲,还没有那么重要,她突然害怕得到他,而失去了别的,所以万朝晖停止了任何行动,静静的坐在原地,等着?#26149;?#24428;的真诚,也静静的听从老天爷的安排!如果她和韩彬有缘分,自然会相见!

          准时?#35828;?#38047;的时候,韩彬仍然没有出现,一个不祥的感觉忽然出现在万朝晖脑海,莫非他出什么事啦?万朝晖再也坐不住了,连忙起身来到电话亭前,拨打了韩彬的手机,“你到底在哪里呀?”不等万朝晖开口,韩彬就冲口而出的问道,言语间充满了质疑和气愤,他怀疑万朝晖是故意在捉弄他。

          “我一?#26412;?#22312;说好的地方等你,你跑哪里去啦?”万朝晖言语中也充满了怨言。

          “我一下车,就按你说的方向找过去。结果没有看到你的人,然后我又去附近的电话亭询?#26102;?#20154;,刚才是不是有一位女孩打过电话?因为电话亭的电话?#24597;?#27491;是你刚才给我拨打的那一个,于是我又等了一会儿,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电话,但是你没有,接着我只好去了曾涛家,在他家里坐着等了你一个小时。可是你还是没有给我来个电话!”韩彬一口气说完,他真不知道万朝晖是怎么想的,难道她真的带了男孩来,两个人聊得开心,把他给忘记了!猜疑让他很心烦。

          “那曾涛岂不是知道我约了你?”万朝晖很感动韩彬的真诚,但是她更关注自己的面子问题。

          “我没有告诉他,只是说路过。顺便到他家看看他!”韩彬解释着,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多了想法,万朝晖怎么介意曾涛知道她约他的事,这会丢她的脸吗?难道她在意曾涛?越想越烦躁,嫉妒令他一向沉静的心显得心浮气躁的。

          “那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刚刚回到家!”

          “什么?你回家啦!”万朝晖生气了,难道你就不能耐心的在夜市摊位上一家家找我吗?你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

          “你将近两个小时都没有音讯,我又没有个你的联系方式。我当然只?#27809;?#23478;了!”韩彬耐着性子解释道。从来都是他折磨刁难别的女孩,现在他对万朝晖,算是够有耐心的了。“改天吧,改天我们再约好见面的地方!”

          ?#20843;?#20102;吧!没什?#26149;?#35828;的啦!”万朝晖觉得这是天意,是老天爷的安排,两个人注定没有缘分。

          “你-说-算-了,那-就-算-了!”韩彬气急败坏的说道,别人知道的,都说他韩彬是少爷脾气,这会儿觉得这万朝晖还真是小姐脾气啊!忽冷忽热。比他还要难以伺候!

          “啪!”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挂?#35828;?#35805;。

          走在回家的路上,万朝晖的情绪非常低落沮丧,看?#26149;?#24428;对她不是真心的,否则的话,他?#27426;?#20250;耐心的找到她的。顿时,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个不停。怕被身边的路人看见,万朝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拭干了眼泪,她想起了叶彩云在家里等着她的消息,于是?#26412;?#36208;去她家,一吐心中的难过。

          听完万朝晖的整个述说。叶彩云没有安慰万朝晖,“他去电话亭询问,又在曾涛家等你,都表示他是有诚意的,是你自己有问题,你怎么就不再及时打他手机了呢?”叶彩云言语中充满了埋怨。

          “我只想让老天爷来安排,到底我们俩有没有缘份?”也许是太在乎了,也许是一时任性,临到关键时刻,她害怕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迷信啊?这不像你啊!你为什么流眼泪?因为你在乎韩彬,因为你喜欢他,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面对自己的真心呢?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对错的,既然遇上了,你为什么就不好好珍惜呢?”叶彩云直截?#35828;?#30340;说着,万朝晖保持着沉默。她觉得叶彩云说的没?#20889;恚?#21487;是她心里忽然好怕,?#23241;没?#22833;的!幺姨和幺姨爹不就是感情深厚的高中同学吗,可是幺姨爹后来还不是背叛了幺姨!

          “你现在就给韩彬打个电话吧,把你的真心话坦白的告诉他,喜欢一个人,不是丢脸的事!”

          冷静下来的万朝晖也觉得自?#33322;?#22825;太情绪话了,过去的阴影令她失去了本来的理智,其实在感情的问题上,她一直是非常?#34892;?#30340;,在?#23548;?#24037;作中,又非常的理性,这样性格分裂的内心,令她自己也觉得很痛苦,万朝晖承认叶彩云说得对,她应该给韩彬打个电话,将心里话据实以告,管他怎么想呢,?#24066;?#26080;愧就好了,将来少一点遗憾就好了!

          调整好心绪,万朝晖重新拨通了韩彬的手机?#24597;搿?/p>

          “喂,哪一位?”韩彬低沉的问道,他猜测可能是万朝晖。

          “是我,刚才是我情绪不好,对不起啦!”万朝晖轻柔的说道,她的声音变柔和了。

          “没有什么,我没有真生气,刚才我也态度不好!”韩彬的声音也变柔和了。

          “其实……其实我今天是单独约你出来吃饭的,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万朝晖一时觉得不好意思直白相告,忽然把话题又扭转了方向,“韩彬,你的斗地主和打麻将都玩得那?#26149;茫?#20320;是不是经常玩啊!”

          “也……也不是经常玩!”韩彬忽然笑了起来,他喜欢万朝晖的直白,很真实,不过男人的面子令他撒了个善意的谎言,他承?#32454;?#19978;班那会儿,是玩得疯了些,今年以来,已经自觉的收敛了许多,也不算撒谎吧!

          “你应该少玩一点,我们还年轻,应该多加努力上进啊!”

          ?#29677;牛?#20320;说得很对!我非常赞同!”

          “上回,我?#25490;?#20260;的时候,只休息了三天,我对叶彩云说:你说过,不上班怎行!因为你这句话,我坚持忍着疼痛去上班了,后来叶彩云问我:你是不是喜欢韩彬?我流着眼泪告诉她:是的,我是喜欢他!”万朝晖哽咽了,停止了说话,静静的聆听韩彬的?#20174;Α?/p>

          “所有的话,只有这一句话,听得最不舒服!”韩彬低沉的说道。他内心在斗争怀疑,万朝晖怎么可以将“我喜欢你”几个字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这可能是真心话吗?

          既然韩彬这么说,那只能说明他对我没有感情啦,既然如此,就没有什?#26149;?#35828;的呢,顿时,万朝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面子上挂不住了,马上调转头开始说违心的话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会喜欢比我小一天的男生的,而且你在国企上班,我的目标是做生意,我们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你别介意,注意身体,尽?#21487;?#29609;麻将斗地主,伤身体!就这样啦!再见!”

          “再见!”韩彬被万朝晖的一席话给激怒了,他已经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和她那外表的纯真相比,简直是两个样!刚才他就说了一句实话,确实嘛,突然听到万朝晖喜欢自?#28023;?#34429;然虚荣心满足了,可是他不得不理性啊,他觉得万朝晖对他不是真心喜欢,她总是忽冷忽热的,让他感觉不到被喜欢。他只想和她顺其自然的接触交流一下,俩个人真的感觉好、合适再说,而且经过今晚这么一折腾,他觉得万朝晖的性格和自己有冲突,当然觉得沉重,不舒服啦!

          放下电话,万朝晖的眼泪立刻涌现了出来,叶彩云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你这是何苦呢?你应该把你的真心话告诉韩彬,你这么说,岂不是让他更加误会,觉得你在拿他寻开心,闹着玩!”

          ?#20843;?#21483;他在电话里说,听到我说喜欢他,他觉得不舒服啊!”万朝晖气吁吁的说着。

          “哎呀,我该怎么说你呢,他只说了句不舒服,又没有说不喜欢不可能之类的话,你就马上说是闹着玩的啦,你真是啊!你怎么不好好弄清楚他的意思呢?”叶彩云无奈的说着。

          “还有什?#26149;?#24324;清楚的,他都没有那个意思!”

          “我看是你没有真心喜欢他的意思!有你这么跟人表白的吗?#20811;?#20250;相信你是真心的啊?”叶彩云这回是直言不讳的说了。

          万朝晖沉默不语了。

          晚上,万朝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纠结到凌晨两点钟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了,坐起身来,下床来到书桌前,按开台灯,从抽屉里拿出一打信纸,开始给韩彬写信,坦言自己的真心话了,这些话,打死她,也是无法当着韩彬的面,说不出口的,唯有写。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