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第034章 要定你

          小说: 不曾逝去的青春爱情 作者: 细水长流 更新时间:2015-01-18 07:12:07 字数:3392 阅读进度:38/260

          郭经理将万朝晖和陈红暂时安置在专卖店总部当助手。开春以来,许多顾客已经知道商场的同等产品高于专卖店一二十来个点位,至于商场营业员那套我们是正规品牌厂家产品,十五天包换,一年包修,终生维修的“特权”说词已经忽悠不了他们了,许多人直接赴专卖店来买相机。所以专卖店的生意比往年,是出其的好。

          回到店里上班十来天了,万朝晖始终没有听到陈红背后乱咬舌头,打她小报告的事,只是对店里的张师傅她们说万朝晖刚开始不怎么会做菜,后来在她的指导下,做出的菜挺不错的,都赶超她了。当张师傅她们私下询问此事时,万朝晖笑着点头承认,她明?#30528;?#20154;多的地方是非多,就此打住,不想增添无意义的话柄,把是非惹大。何况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和陈红这样的人,能够有这样的相处结果,?#33756;?#26159;良好的,她已经知足了。

          私底下,张师傅总是诡秘的对一旁的陈师傅说:“晖晖这丫头不简单,够聪明!”

          万朝晖在店里一如既往的做着自己的事,仍然谦卑的为师傅们洗碗,做杂事,销售相机的能力也充?#32456;?#29616;了,无疑增加?#35828;?#37324;的销售额,深得几位师傅和郭经理他们的欢喜,相比之下,陈红就不那么深得人心了,背了她的眼,张师傅她们谈论关于她的是非就无所顾忌了,言语中不乏鄙视和嘲笑,万朝晖听出来了,陈红确实和一位叫徐凯的老总有过一段同居的经历,这徐凯是新开发的后湖区的一位老总,张师傅说陈红真够傻的,白白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这样跟了徐凯,离开的时候最起码可以向对方索要几十万的青春损失费,可是陈红一分钱都没有要,张师傅不停说陈红:傻傻傻,没钱,赌什么硬啊……

          一旁的万朝晖总是沉默不语的,装得似乎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其实她的心理很同情陈红的境遇,她忽然想起小姑说过的一句话:男人十个九个花,还有一个是身体差!万朝晖补充一点?#22909;?#26412;钱!万朝晖归总一句话:男人靠不住!只有靠自己!

          在专卖店里,每天忙过了一阵子的销售,剩下的时间,万朝晖都是在女人们谈论别人的*中打发过。可悲的是,万朝晖表面上还要掩饰自己真实厌恶的感受,装做一个乖巧的聆听者,满足那些女人“无所不通”的虚荣心,说心里话,万朝晖恨不得马上脱离这样的群体,只是二叔还没有明确的消息什么时候去d市租柜台做相机生意,大概是资金周转不过来吧,他刚刚承租了能够容下五十来桌的大酒楼。如果不是顾着二叔的面子,怕他将常用来说外人“过?#30828;?#26725;”的那套用在她万朝晖身上,万朝晖恨不得直截?#35828;?#30340;跟他摊牌,由万朝晖和二姨出?#21097;?#20197;琴阿姨的名义向谭总进一批相机,去d市单干,万朝晖早就对二姨放出话了,只要她开始做生意了,二姨就跟她一起出去?#24120;?#20108;姨也豪爽的答应了,二姨一直是个不安于现状的女人,在万朝晖读高二的时候,二姨在婆家掀起了一场不小的家庭斗争,因为她想承包她们厂里的自办餐馆,她兴冲冲的把自己多年的积蓄从银行提出来,万事俱备,就只欠东风——她老公的大哥在市里一家大型船运公司当老总,当初就是他利用关系安排二姨和二?#35848;?#21435;油脂化工厂工作的,他和二姨的厂长有着密切的私交,只要他一句话,二姨承包餐馆的事就可以轻而易举敲定,可是二姨的大伯怕漂亮能干的二姨忙于赚钱,迟早会遭来闲言碎语的,他认为自己的弟弟太软弱无能了,二姨的眼界一旦被打开,就会“飞”了,所以他利用自己的权力安排二姨到更轻松的部门,来弥补没有兑现二姨承包餐馆的事,二姨非但不感谢他,心中还充满了怨恨,她明白是她大伯从中搅鬼,令她的希望落空的,从此,二姨迷恋上了麻将,一是为了宣泄,二是故意气她大伯的,好在万朝晖的妈妈深明大义,及时用严厉的措词说服二姨收心持家,至于麻将,从此,就成了二姨的生活娱乐方式,她不迷恋,只是也不完全脱离,一旦闲下来,二姨就会在麻将桌上寻找自己无法施展的能力,一图快意。

          前后思量,万朝晖明?#23383;揮心?#24515;的等待二叔的决定,才比较妥当。

          然而,年轻毕竟带着心浮气躁,万朝晖觉得自己已经把有关相机的销售知识掌握的很深透了,就等二叔一句话,可这等待的过程真是煎熬,她内心太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了,太想赚钱了,整天耗在这些女人堆中,整天瞅着她们不是比?#21592;?#31359;,就是谈别人的是非,万朝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憋屈,时间一天天在流逝,万朝晖的心变得焦?#27424;?#36481;。

          这天,万朝晖下早班回家,听见妈妈和刚回家的爸爸谈论二叔新开张不久的酒楼出事了,本来生意挺好的,谁料到二叔吃不了苦,赚?#35828;?#38065;就得瑟犯懒了,将由他每天亲自负责买菜的事交给秦师傅办理,这秦师傅是二叔另外一家小酒楼的老服务员秦嫂的老公,想着秦嫂是多年相处下来的人,知根知底,所以二叔才重用她老公的,没有想到的是,看上去老实憨厚的秦师傅尽然联?#19979;?#22522;围虾的贩商从中搞鬼,把死基围虾参和在活虾中充数,昨天一位嘴特叼滑的男顾客吃出了其中的味道,要求赔付,秦师傅投机取巧的事?#24597;?#39301;,经过调查,秦师傅两个月就?#27604;?#20102;二叔三万多块钱。祸不单行的事不止这一件,更重要的事是二婶娘家的大嫂因为和二叔之间发生的家庭过结,损害了自己的利益,于是借着二叔和勤阿姨的不正当关系,说是为二婶出气,今天带了一帮子人来闹场子,生意无法正常经营,暂时关门歇业了。

          一旁静听的万朝晖顿时心?#27604;?#28954;,二叔怕是现在更加没有心思来打理去d市租赁柜台卖相机的事了。真不知道要耽误到什么时候?正当她的心里急得像热锅上蚂?#25472;?#19978;八下时,林博扬的电话来了,

          “喂,朝晖呀,最近相机销量好吗?”开场白又是令万朝晖深恶痛绝的轻浮腔调。

          “还不错!”万朝晖淡淡的说着。

          “我始终觉得你一个月拿那点死工?#22987;?#30452;是大材小用了。你知道吗,我刚刚又从深圳回来,那边的服装生意实在是很好做,利润空间大到让你难以想象,?#19968;?#26159;那句话,干脆你辞职出来,我们合伙做服装生意,我投资在好地段租个大门面,我负责进货,其他的全部交给你来打理!至于赚的钱嘛,也由你来安排和分配!你看如何?”林博扬已经有心要定万朝晖,把她娶回家当老婆,所以老话重提,希望她能早点出?#26149;?#20182;一起做服装生意,以他的眼光,稳赚钱。

          “谢谢你的好意,我实在对服装生意不感兴趣,恕难接受!”

          “感不感兴趣不是关键的问题,只要能赚到钱就够了,凭你我的头脑,赚钱是根本不成问题的!”林博扬言谈中对于万朝晖能力的肯定,令万朝晖心生感激,但是她不会说出来,那样他?#21482;岬么?#36827;尺了,这会儿,万朝晖正在心?#26032;?#24616;二叔为什么不能像谭总那样踏踏实实干一翻事业,一想到二叔那轻浮样,再听听林博扬这浮夸的腔调,万朝晖眉头不禁紧蹙,林博扬简直是二叔的翻版,他还胜于二叔的嚣张和不羁。

          “钱,我肯定是要赚的,只是我对于你那样的赚钱方式不感兴趣,而且,我很清楚,朋友之间合作生意,必?#25442;?#20260;和气的!”万朝晖?#27490;始?#37325;演的将朋友两字加重了语气,意在提醒林博扬,他俩只是朋友!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了,朝晖呀,近来天气不错,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顶多是在电话里聊聊,要不我们约个时间聚一聚吧,恩……我来?#23478;?#24425;云,还有谢飞!”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林博扬又开始转移话题了。

          “那你去安排吧,他们如果有时间聚一聚的话,我不反对!”万朝晖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她不得不承认林博扬的机警,他太会给自己转弯了,为了不遭受上次同样的拒绝,林博扬在万朝晖开口之前,将叶彩云和谢飞搬出来,他料定万朝晖不排斥和他们相聚,万朝晖重视同学朋友之间的真情,他是充分相信的。

          “好的,我来联系!你就听我的好消息吧!”

          刚刚吃过晚饭,林博扬的电话就来了,“朝晖呀,我已经和叶彩云谢飞联系好了,他俩都很高兴我的提议,我们说好了时间是后天星期六,早上十点整在公园的大门口见面,虽然我知道你周末不休息,但是我相信你会有办法换休的,你?#30340;兀俊?/p>

          “你都说了,?#19968;?#33021;说不吗?那好吧,我们星期六见!”万朝晖简直把林博扬没辙,她不得不承认林博扬还是比较了解她的。

          “不过,到时候——?#19968;?#22810;带两个人去的!”林博扬故作神秘,敏感的万朝晖预感到他的话中之意了,这多带去的两的人听他的口气,怕是女孩吧,而且他的口气好像在试探万朝晖的反应,万朝晖暗暗想着:哼,关我屁事,别说我现实还无法确定对你的感情,就算我真的?#19981;?#20320;,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真心的。

          “当然好啊!人多点,热闹!”万朝晖不假思索的以欢快的语调说着,仿佛事不关己的无所谓。

          “那后天见???#26519;博扬在电话那头像泄了?钠で颍?衅??#21147;的说着?p>

          88赛马规律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

                      1. <dl id="jb1p1"><font id="jb1p1"></font></dl>
                          <dl id="jb1p1"></dl>
                          <dl id="jb1p1"><ins id="jb1p1"><thead id="jb1p1"></thead></ins></dl>